陛下瘋魔(十)

似錦:

15.


    站在梅宅門口的,是一品軍侯兼領巡防營的列戰英將軍,他正在計算自己已經吃了幾次閉門羹。


    現在是大年初八傍晚,從昨天開始,早午晚三餐加夜宵…嗯…除了昨天早上頭一次拜訪,被甄平一言不發當面甩上門,算是有見到人之外…嗯…他當機立斷把皇上交代的東西放在門口,便馬上回宮覆命。第二次再去時,發現原本的東西已經不見了剩幾個包裝用的空盒子,心裡頗感安慰,至少梅宅還願意收下不致於做得太絕--根本不用考慮是否被人順手牽羊,因為梅宅四周此刻布滿了大理寺派來的暗衛,沒人能夠這麼做的。


    列戰英待了一會兒,確定這次梅宅仍舊沒有開門的意思,便把東西放下,拍拍門板當作打了招呼,便轉身大步離去。


    轉出大街,列戰英突然感到背後發涼。他稍稍停下腳步,快速地以眼角餘光掃了一下,不是梅宅的人,是夏冬。夏冬特意站在列戰英看得到的陰暗處,狠狠地瞪著他,令他萬分無奈--不能對陛下怎麼樣,就拿我出氣是吧夏大人?


    懸鏡司解散之後,除了夏江伏法、夏春持續流放之外,其餘掌鏡使全數編入大理寺(包括獲得特赦的夏秋),如何運用這一批人,令新上任的大理寺卿言豫津小侯爺著實費了一番心思。而在梅宅布滿暗衛,也的確是皇帝親下的命令。言豫津在交辦任務時,夏冬毛遂自薦,令言大人與列將軍冒了一身冷汗,直覺夏冬一定也知道些什麼內情。開玩笑!她不是別人!她是夏冬!前懸鏡司高階掌鏡使!只要有心,她什麼事情不知道!


    昨兒個一早,巡防營結束夜間例行巡邏,列將軍把白天的任務交給歐陽遲後,便回到自己營房內打算休息片刻再思考是要回府或上哪兒轉轉,卻在此時來了養居殿的傳令公公,說皇上命他即刻前往養居殿。


    最近應該沒什麼事務需要與皇上討論呀,皇上也不是愛聊天的人,近年更是惜字如金,莫非真的有什麼緊急事務需要處理?他跟著傳令公公,同時發現對方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快步前進著,使他不由得緊張起來。


    進了養居殿,列將軍看到一頭牛,瞪著鋪在地上大大的金陵全圖。不是,是一名長得像皇帝的男人,穿著常服,但臉上有傷、頭冒黑氣,額頭更彷彿冒出一對彎彎尖尖的犄角。


    他險些拔劍大喊何方妖孽。


    牛魔王、不是,皇帝噴著氣、瞪著金陵全圖,緩緩問他:「戰英,從宮裡到梅宅,是直開一條路,還是挖地道過去,哪個比較好?」


    什麼梅宅?在哪裡?開條直路得鏟除多少民宅引起多少民怨?挖地道又不像當年靖王府與蘇宅背靠背那麼簡單,這些應該找工部侍郎來討論而不是找我…等等,是蘇先生?他還活著?他回來了?


    列戰英把話放在肚子裡咕嚕咕嚕轉了幾圈,儘管心情激動萬分,但按照長年的經驗得知,皇上並非真的在徵詢他的意見,便閉口不言,等著皇上進一步說明。


    過了好一會兒,牛魔王才將目光移到他身上,說:


    「蘇先生他的確還活著,也回來了,朕已見過他,但是,朕弄傷他了。」


16. 


    列戰英在養居殿內待不到半個時辰,所獲得的信息內容卻足以修正、不,修彎他的三觀。真是一本糊塗帳啊,該怎麼做,才能把牛魔王變回皇上蕭景琰呢?算了算了這也輪不到他來操心,還是先把牛魔王交辦的任務做好吧。


    皇上已下令內廷司準備好上等靈藥、珍貴食材等物,要他每天照三餐加夜宵時間送去梅宅。


    並不難。而且由他來辦的確比較妥當。


    他從內廷司出來,往宮門口走去時,有人從背後叫住了他。


    「列將軍、列將軍!」是大理寺卿言豫津。


    「言大人。」


    兩人行了禮,言豫津馬上把他拉到一旁,滿頭大汗。


    「列將軍,您也是進宮晉見皇上的嗎?」


    「是的,皇上已交辦任務給在下…」


    「既然已經見過,那麼我請問您,」言豫津看看四周,再低聲問道,「您覺不覺得皇上的額頭,似乎長出…」


    他用兩隻食指往頭上比了比。


    列戰英面有難色,輕微地點點頭。


    「哎呀果然不是我眼花!」言豫津急得在原地轉圈,「哪,我老實跟您說,皇上派我組織暗衛,把梅宅看守住,還要我每天覆命呢,我現在就要去辦這事了。但我有太多不明白,於是想了想,蒙大將軍與林殊哥哥、啊不,與蘇先生一向很親密,或許他知道什麼也不一定。」


    言大人您這麼八卦好嗎?列戰英皺起眉頭來。


    「哪,我是這麼打算的,這兩天我們先把皇上交辦的差事做好,看看情況究竟如何,再一起去拜訪蒙大將軍,您意下如何?也不必專程到蒙府去,您我眼看這幾日是離不開皇宮了,而蒙大將軍總是要進宮的吧。」


    言大人您能不能自個兒去就好?列戰英想拒絕他,但還是點頭答應了。 

评论

热度(119)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似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