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瘋魔(十一)

似錦:

17.


    不過,兩人在宮裡晃悠了二天,直到大年初九,還不見蒙摯身影。言豫津抓了路過的禁軍小隊長詢問,才知道蒙大將軍在大年初六曾入宮過,回府後當天下午便遣家丁來請假,說是得了急病無法起身,直到現在都還沒痊癒。


    「有鬼!一定有鬼!」言豫津在大理寺辦公廳裡急得嚷嚷。


    「言大人,雖然蒙大將軍平時身強體壯,但在下聽說愈健康的人一旦生病便會愈嚴重,也許蒙大將軍真的是生病了。」


    「列將軍!我一定得弄清楚皇上與蘇先生,究竟發生什麼事了!」言豫津瞪大雙眼逼近列戰英,近到列戰英都能細數他眼中的血絲。


    「這是為何?」列戰英想起皇上告訴他的那些事,不由得心虛地往後退二步。


    「您知道嗎?」言豫津伸手抓住他雙臂,力道之大像是溺水之人抓住浮木,「皇上今天居然問我,把蘇先生關進大理寺監牢,囚禁一輩子可好?您說說看這叫我怎麼回應!」


    「言大人,您太緊張了…」列戰英搖搖手臂,試圖提醒言豫津鬆手,反而被抓得更緊。


    「列將軍,我早就想問您了,憑您與皇上的交情,皇上難道都沒跟您說過什麼嗎?」


    列戰英吸了一口氣,語氣平穩地說出他生平第一個謊話:「還真的沒有,其實在下問過皇上,但他什麼都不肯說。」其實是我不想聽,但牛魔王什麼都說了啊。


    「列將軍,無論如何,今天我們都要去找蒙大將軍問個清楚!」


    「好…」騎虎難下,不好也不行了,列戰英不知蒙摯究竟知道多少事情,但他生平第一次這麼迫切期望一個人真的重病沉疴最好連話都講不出來。


18.


    兩人,其實是言小侯爺,備了禮物、挑了個兩人都不需執行牛魔王任務的空閒時刻,匆匆趕到蒙府。


    家丁開門後,言豫津遞上拜帖,說明有要事前來與蒙大將軍商討。


    「很抱歉,我家老爺身體有恙,無法見客,兩位請回吧。」家丁欠腰說完便要關門,被言豫津伸手擋住。


    「等等、等等,你就幫我們通報看看吧,我們真的是有要緊事,請你們老爺救命的。」


    受不住言豫津死託活求又想把半身擠進門縫的架勢,對方最後總算答應進去請示,先讓兩位老爺在外稍候片刻。


    約莫一盞茶的時間,蒙府的門大開,由原來的家丁帶領兩人進入正廳。


    在正廳待客的人,不是蒙摯,而是蒙夫人。


    言豫津與列戰英向蒙夫人行了一禮,言豫津說:「蒙夫人,大過年的冒然來府上叨擾,實在失禮,望蒙夫人勿怪。」


    「哪裡話,兩位大人與外子素來交好,過年互相走動是應該的,倒是寒舍一向簡陋,怕招待不周。」


    「不會不會…」言豫津又行了個禮,準備切入正題,「請問蒙大將軍他目前…」


    「風寒而已,不礙事的,只是外子平常仗著體健不思保養,這會兒才被風寒誘發些病症,多休養幾日就好了。」此時下人備好茶水,蒙夫人接過便起身要給兩人添上。


    兩人大驚失色,言豫津連忙出聲阻止:「這等事交給下人即可,蒙夫人實在太多禮。」


    「言大人別這麼說。」蒙夫人不顧阻止,殷切地給兩人添上茶水,「從前府裡就沒什麼下人,凡事都親力親為,現在老爺位階高了,為了配合身份地位,不得已才多找幾人入府做做粗活,伺候客人這些事兒他們是不會的。」


    「那麼,在下就不客氣了…」


    言豫津禮貌性抿了抿茶,趁機瞄一眼坐在身邊如老僧入定、八風打不動的列戰英,看樣子列將軍是不打算開口,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蒙夫人,實不相瞞,在下與列將軍今日前來,確是有要事想與蒙將軍商討,急於星火,還請蒙將軍務必與在下見上一面。」


    「言大人,外子實在無法見客,才剛喝了藥睡去而已,請兩位大人見諒。」


    「那麼,蒙大將軍何時方便,還請蒙夫人告知,在下一定得見到將軍…」言豫津有點急,稍稍起身卻被列戰英扯住衣服坐好。


    蒙夫人仍是那副殷實的笑容,說道:


    「妾身並非故意阻擋兩位大人與外子商討公務,但外子確實是在初六那天,在宮裡辦完公差後就病了,現在還時不時發燒咳嗽,實在無法給兩位大人保證。」


    言豫津正要開口,反而被列戰英搶先:「既然如此,我們就不打擾了,告辭。」


    「欸不是…」


    見言豫津扒著桌几不放,蒙夫人暗暗嘆口氣,只好使出長輩過年大絕招了。


    「言大人、列將軍,妾身見二位大人年紀輕輕、容貌出眾,比起家世與功績都不輸給金陵其他世家子弟,怎麼至今尚未娶親呢?外子可是時常為兩位擔心,但又不好意思過問,今天兩位大人既然來了,妾身便斗膽多問幾句了,也許還能幫二位大人做個媒。」


    「欸什麼?不用不用…」


    「其實妾身這裡也有些適齡女子的圖冊,都是左鄰右舍閒談時請託的,不外乎是他們親朋好友的女兒,請放心,這些都是出身良好有教養的大家閨秀,兩位大人看看?或是已經有心儀的女子,妾身不妨幫兩位大人居中牽線?」蒙夫人說著,還朝一旁侍女伸手,「那些圖冊我放哪兒了,馬上幫我找出來給兩位大人過目…」


    「不用不用!在下叨擾了,還請蒙夫人留步不送!」


    言豫津連忙拉著列戰英,頭也不回跑出將軍府,兩人全然沒發現躲在正廳屋頂上窺視他們離去的蒙大將軍。

评论

热度(92)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似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