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瘋魔(十五)

似錦:

#昨天我改了(十四),原本只寫到蕭景琰睡著,現在在最後再加一段。有興趣的姑娘太太們可再去看看。


#本文裡大白菜的描述,出自 @二次元的兔子 的留言,謝謝姑娘~~


=====================================


23.


當天,蕭景琰並沒有睡很久,約莫二個時辰便醒來離去了。隔日午後再訪梅宅,正巧碰到梅長蘇午睡,便也不吵醒他,躡手躡腳地在他身邊和衣躺下,探進被窩裡拉住他的手跟著睡了一場。倒是上元節這天,宮裡辦了活動熱鬧滾滾,蕭景琰走不開便沒來了。


上元夜,梅長蘇體諒大家今年沒心情掛花燈,便早早打發飛流與宅內眾人到街上去逛,他自己則與藺晨坐在廊下對酌嗑辣花生,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外加一壺武夷岩茶。梅宅離大街不遠,稍微定神便能聽到從街上傳來的喧囂,對照著宅內寂靜冷清。


「明天走?」月明星稀,梅長蘇抬眼看見藺晨耳骨上的銀環反映耀眼月光。


「嗯哼。」藺晨總算講了今天對梅長蘇的第一句話,「你真不走?」


「不走。」


藺晨把酒壺丟到梅長蘇腳邊,雙手抱胸斜眼瞪他。


「你不高興也別拿酒出氣,好好一壺酒被你糟踏了。」梅長蘇撈起酒壺,湊近聞著撲鼻酒香,讓他有點饞。


「我生氣能揍你嗎?不准喝!」藺晨把酒壺搶回去,「不過你也快死了,倒不如我現在醉死你省心。」


「什麼我快死了,琅琊閣把我救活時不是這麼說的。」


藺晨冷笑說道:「我自家長得好好的一棵大白菜差點被一頭水牛拱斷,好不容易才救回來,此刻有機會不逃,我還真不知道這棵大白菜這麼找死。」


梅長蘇心知他指的哪件事,一時臉色暗淡,「我沒料到…」


「啊哈!就是這個,你沒料到!你知道為什麼嗎?不是因為你笨,而是因為他瘋了。」


「你別這麼說他。」梅長蘇拿一顆辣花生扔他,令他為之氣結。


「好好不說他,就說他那後宮好了,那是什麼後宮?一后二妃全都是王府舊人,孩子呢?都幾年了才孵一個出來。這個不必大夫診脈,誰都知道他一定有問題。現在真相大白,是這裡。」藺晨指指自己的胸口,「眼下已經不是七年前你入金陵那時候了,那時候多單純多容易啊,各種算計各種謀略,每一步都照你的規劃實行,為什麼呢?謝玉、夏江、蕭選,他們是正常人,你能預料得到他們可能會採取哪些步驟、使用哪些手段。可是現在行不通,因為蕭景琰已經不正常了,而瘋子是毫無理性可言、不按牌理出牌的,你再怎麼費心籌謀都是無用。」藺晨停下來喘口氣,瞪著梅長蘇,咬牙說道:「長蘇,你若不離開,遲早被他弄死,你不知道嗎?」


偏偏梅長蘇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我若離開,他就會死。若你是我,會怎麼做?」


「我管他去死!」藺晨怒吼,如果面前有桌案,他一定抬手便掀起來。


梅長蘇低頭,慢慢啜飲著陶杯內的熱茶。他以淡默的態度激怒藺晨,結束這一回合。


說服梅白菜第一步曉以利害不管用,藺晨揉揉眉心,打算進行第二步單刀直入。


「罷了,一心尋死的病人我懶得管。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別讓他上你的床。」


「怎麼扯到這裡來!」梅長蘇被茶水嗆到,咳了好幾口。


「得了,你已經三十好幾,不是十三歲,走闖江湖這麼多年也算有些見識吧,我就不相信你看不出來他那是什麼眼神。他把自己活得像苦行僧,都是為了你,而現在你自投羅網,他怎麼克制得住。」


灼熱的、糾纏的、張狂的、毫不自制的,梅長蘇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他很不自在地挪了一下身子。


「蕭景琰已經從你身上嚐到甜頭,現在又入了魔,保不定還會做出什麼更瘋狂的事。」


「最瘋狂的已經做過了,還能有什麼呢…」梅長蘇握緊腕間的手環,淡淡地說:「若不能以謀略待他,就讓我以本心待他吧。」


「喂!你這是已經準備好把自己賠進去了?」


「藺晨,景琰他現在不是不受寵的皇子了,他是大梁皇帝,大梁天下繫於他一人。如果我只要能夠好好安撫他,不需陰謀算計,這樣不是更好嗎?」


藺晨愕然,這傢伙扯什麼家國天下的大道理!正待他想開口罵人時,夜空中傳來陣陣巨響,他們同時抬頭看去,原來是秦淮河邊放起煙火,一道又一道斑斕璀燦。


煙火聲中,只聽見梅長蘇的聲音忽隱忽現:「放煙火了。藺晨,你也曾跟我一起去打仗,戰地火炮的聲音你也記得,跟這個是不是很像?但現在這個不是火炮,而是煙火,這豈非太平盛世的象徵嗎?若能年年如此,賠上我一個又有何妨?你不得不承認,景琰他做得很好,而他會繼續這麼好下去。」


藺晨再度啞口無言。罷了罷了,他本來就沒打算說服梅長蘇,他從來沒成功過。他搖搖頭,掏出一個瓶子與一張紙,一一扔給梅長蘇。


「這個你熟吧,護心丹,心力交瘁時服一顆,快吃完了記得早點叫我來。還有這個,補氣養身的方子,我怕晏老頭到時氣到不理你,這方子還能擋一陣子。」


「你這台詞很耳熟啊。」


「貧嘴!要不是你找死,我能講這些嗎?」


梅長蘇輕輕摩挲著小藥瓶,「我希望你擔心的事不會發生。」


談話接近尾聲了,藺晨大大吐了一口氣,「最好是這樣。」他往後靠著廊柱,面露倦容,「明天我一個人回去,不帶飛流了,讓他待在你身邊,萬一…那個萬一,他還能幫忙打昏蕭景琰。」

评论

热度(117)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似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