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何寄 —— 『此生一诺(下)』温柔版

斑驳骆离:

这里是之前浅夏的点梗中我点的一个梗。手机不懂放链接。全文请戳@浅夏Surlinca  或者戳我头像我有转发。


大概是救卫峥那个时间点,夏江离间计生效且未解除,宗主乌金丸之毒没有被火寒毒吃掉而是只能拖延2个月的性命。景琰因为离间计没有解除,对宗主各种误解。


其实我只是不忍心景琰被夏江捅刀。。。所以在浅夏结局之后。决定对景琰温柔一点。来个温柔版。。。~( ̄▽ ̄~)~然而文笔有限。画风可能和此生一诺正文存在差异。。。求忽视。。。。


最后。保留了火化和送梅岭的梗。。最最后表白浅夏。么么哒~(^з^)-☆


————————————————


“殿下,苏宅来报……苏先生,殁了”


萧景琰收到梅长苏的死讯时,刚刚下朝,蒙挚正陪在他的一旁。满朝文武还未走散,正徐徐踏出殿门。


在萧景琰还没来得及对于梅长苏的死讯置一反应之时,远在朝堂中还未散尽的百官第一次看见了禁军统领的失仪。


只见蒙挚越过太子殿下一把抓住列战英的襟领,低声嘶吼“你说谁!你说谁殁了?!”


萧景琰知道梅长苏与蒙挚有私交,却不知他们交情如此深笃。


—— —— —— —— ——


“景琰,你去送一送这位苏先生罢,不管是他为你相救卫峥也好,还是他一开始就辅助于你也好,他既认你为他的主君,想必他也是希望你去送一送他的……”


萧景琰似乎觉得他被陷在一个莫名的泥潭里。明明身边的人还是那些人,却有觉得他们身上各自笼罩着庞大的秘密——一个他看不透也进不去的秘密。


自从他得知梅长苏的死讯之后。这种感觉越发不可收拾的冒出来。


梅长苏死后第三天,他来到苏宅祭奠。


却发现苏宅门口并未发丧,他在那一瞬间又觉得好笑,也许这又是梅长苏耍的一次计谋?


原本他想转身就走,后来细想又觉得苏宅之人定不会拿他们的宗主生死开玩笑吧。又定了定神,走进苏宅。


“为何秘不发丧?”


“宗主生前吩咐,此时还未到万事俱备的平稳之际,切不可因为宗主之死而让夏江有文章可做。”


有那么一刻,萧景琰是觉得自己浑身发冷的。


苏宅满屋的伤悲与自己此刻的疑惑重重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梅长苏,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连自己的死亡都不肯放过。


真的不怕死后变了孤魂野鬼么。



是要有多狠决之人,为了不让生前所谋之事突发变故,竟然下令自己死后不可发丧,付之一炬。


“夜深了,苏某告辞”这便是这位麒麟才子与自己的最后一句话了。



“太子殿下,送一送苏先生罢”蒙挚把火把塞到萧景琰手中。


这时萧景琰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梅长苏是真的死了。


他就躺在苏宅院中那为了将他火化而撘起的木塔之上。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静静地躺在那里,不再是那一惯的云淡风轻与谦卑,也再不会浅笑安然的说着那些狠决诛心的言论。


他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潺潺的病态,没有死亡的狰狞,似乎只是睡着一样的安宁。


“苏先生,景琰来送你一程……”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人道是麒麟才子,惊世才绝。


终是敌不过命数薄如宣纸……



不管此前萧景琰有多厌恶梅长苏的算计人心,此时也是随着这一把火一起燃烧殆尽,心中始终愿意留一方温柔境地为这位薄命的苏先生默默的哀念。


从此世间再无江左梅郞。



——-——-——-——


苏宅不曾发丧,梅长苏死后,门庭依旧。
除了萧景琰一干人等,诺大的金陵城中竟无人知晓梅长苏已死。


自从九安山回来之后,梁帝就将各种琐事一并放手,命太子萧景琰监国。


只是偶尔也会与萧景琰对弈闲谈。


“景琰,之前一直让你去请教苏先生你可有再去?”


“……”


“怎么?你还是没有去?”


“苏先生身子不好,儿臣自九安山回来去过一次苏宅拜访。”


“只去过一次?”


“是。”


“你呀你!父皇真不知怎么说你好。你呀,要多去请教一下这位苏先生。”


“是。”



时过境迁,此时梅长苏早已不在人世,萧景琰兀的听到别人提起“苏先生”心中牵起了一份难过。


梅长苏……



接下来的日子沿着梅长苏生前的铺设按步就班的延续着……


谢玉死讯传入金陵,莅阳长公主和萧景睿发现了手书的秘密。


梁帝寿辰,金殿首告。真相浮出水面,群臣附议。梁帝迫于群臣压力,下旨重审赤焰一案。


冤案得以平反,污名得以昭雪。


重设林氏祠堂之时,萧景琰原是想替林殊守一守灵的。


这迟到十四年的守灵。



小殊……你可怨我……




“少帅……让我进去拜一拜少帅——”原本安静的祠堂在突然一阵马蹄声后传来一阵号啕。


“战英,什么事?”


“殿下,是卫峥,他在外面请求拜祭林少帅”


“让他进来吧……”


“只怪卫峥大意不察……害少帅失了性命——少帅——”卫峥踉跄走进祠堂,跪在林殊牌位之前,一边哭吼一边磕头。


萧景琰和列战英也被卫峥的撕心裂肺的悲痛所感染,并未在意卫峥的言语,只当是他在痛忆当年未能护得林殊周全。


只是片刻之后发现卫峥头都磕破,血流不止仍在悲哭,磕头不止,似乎要把自己的赔给他的少帅一样。


列战英发现不对,上去一个手刀将卫峥打晕。


“你带他回去包扎一下吧,我在这里再陪陪小殊。”


当初卫峥获救,梅长苏安排他与萧景琰言明赤焰一案真相之后,因为身份不便被梅长苏遣回了药王谷。


赤焰案重审结案时,梁帝版旨昭告天下,所有当年幸存之人皆可以恢复身份。


卫峥入京之后,去到苏宅才得知梅长苏当初为了救他身陷悬镜司,中了夏江的乌金丸之毒。


于是才有了林氏祠堂前卫峥失声痛哭的一幕。



——-——-——-——-——



似乎,赤焰一案得以平反之后,萧景琰并没有从真相大白中感受到太多的安心。


当年生还的人中越来越多的回到金陵城中,为了讨回自己的身份姓名,为了不必再隐姓埋名。


这些幸存的性命也许是这场人寰惨案中唯一的一点欣慰吧。


只是他的小殊,却永远回不来了……





“殿下……”列战英少有的声音颤抖。


“怎么了?”


“戚孟抓住了一个人……您,过去看一看吧……”


“什么人,让你慌成这个样子?”


“您还是过去看一看吧……”


直到萧景琰见到戚孟所擒之人,听到他口中招认的罪状之时,他才明白列战英为何声音颤抖,才明白这么久以来一直盘踞于心头的那份无形的不安是来自哪里。


只可惜这一个真相不但没能让那一份不安得到缓解,更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刃直抵人心,痛得他无法喘息。


戚孟擒获的人是当初静妃娘娘被禁闭时戚孟赶去皇陵路上遇到的那个所谓“苏先生派来的人”。


那人此刻已吐露出全部真相。夏江如何与誉王联手使皇后为难静妃,如何设计离间计,如何暗杀小新,甚至在悬镜司中如何迫使梅长苏吞下乌金丸之毒……全盘托出。


“殿下,我们都误会苏先生了……”



萧景琰看着跪倒在地的列战英,仓惶的抬头望着天,突然觉得周遭的一切开始扭曲起来。呼吸似乎也开始有些疼痛。


是了。至少他萧景琰还能感觉得到痛。至少他还活着。


可是梅长苏呢?那个把自己的心掏出来双手奉上却被自己弃之敝履的梅长苏呢?


是了。梅长苏早已经死了。在他的满腔怒火与厌恶中,在他的无知无觉中——死在夏江的乌金丸之下。


为了避免事局多变,他甚至留下遗愿不准发丧。


是了。是他萧景琰亲手点了那一把火将那人留在这世间的唯一痕迹燃成灰烬。


他甚至不曾过问他的身后之事……生前可有遗愿,碑文何人所书,骨灰葬于何处……


他萧景琰一句都不曾过问过……



——先生可知,我曾妄想过你的辅佐是源于彼此对大梁河山相同的期盼。


 
——苏先生,我不相信你,霓凰郡主一事之后,你我曾有过约定,可先生最终还是出尔反尔。


——苏先生没有听清本王方才说过的话吗?我不相信你。


 


自己当时所说的话,如今字字句句都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




——殿下……不相信我……可是殿下……需要我。


——此事乃是苏某之过,无可辩解,但凭殿下处置。


——况且,苏某从不认为此番筹谋中自己会有性命之忧。


——殿下不必相信手中的武器,只要这把利刃能够开疆裂土斩落敌军又何妨呢?


那人每每抬眼望向自己时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色,那人云淡风轻的浅笑,甚至最后一面那次拜别时那片刻停留的眼神,通通挣破了原有的轨迹铺天盖地的朝着萧景琰席卷而来。



原来,所有他以为的清正本心,所有他以为的算计人心,所有他所鄙夷的——通通都只不过是他以恶视人!


梅长苏用了最诚挚的情谊,为他出谋划策,尽心辅佐,甚至付出性命!


而他萧景琰——却用了这世间最恶毒的猜忌与鄙夷回报这一份情谊。


萧景琰只觉得他快要被这份真相生生撕成两半,他不能呼吸不能思考。


此刻唯一的本能带着他夺门而出——他要去苏宅!



—— -—— -—— -—— -——



“冤案已翻,太子殿下也已入主东宫。此间事务已了,等过了这百日之祭黎刚自会带着宗主的骨灰离开金陵城。不管殿下此刻有何不悦或是疑问,请看在宗主曾经尽心辅佐的份上离了这灵堂再问吧……”


萧景琰冲进苏宅才发现,这一日是梅长苏的百日之祭。灵堂之中相迎的是此时苏宅中的主事之人,黎刚。


黎刚见萧景琰风风火火冲进苏宅,神情骇人。以为他又是哪里遇到了什么事情误会于自家宗主才如此匆匆忙忙跑来苏宅。他实在是不愿梅长苏死后还要再受这人的误解,也是心里实在对萧景琰有十分的怨气。于是直直跪在萧景琰的面前,率先开口不让他有质问的机会。


连头七和四九之祭都不曾遣人来拜过自家宗主。这风风火火的就闯了进来,黎刚可没有那么宽的心去以为这一直视宗主如蛇蝎的太子殿下会突然来这百日之祭。


怨气归怨气,黎刚还是礼数周全的将燃好的香递到萧景琰跟前。


萧景琰本就思绪翻腾,被黎刚这么一激突然所有的情绪都找到了出口,他接过黎刚递来的香只觉得双眼模糊,浑身的力气都随着那滴滚烫的液体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萧景琰跪在那里,他只看得见那个玄黑的檀木盒子。没有牌位,无名无姓。



“苏先生……是景琰有眼无珠……错怪了先生……”



他想起卫峥被捕之前的那些日子,那些与梅长苏秉烛夜谈,意见相合之时他们也曾谈笑晏晏,推心置腹。


然而这一切却始终敌不过自己心中对他的偏见。


他越发的憎恨着自己在梅长苏最后的岁月里那些毫不掩饰的设防与冷漠。


那人甚至将一切都隐瞒起来,不说穿,不辩解,拖着自己将死之身承受着来自于他的猜忌与鄙夷。


那人如此温柔相待,不愿自己为了他的死亡负疚硬是把自己乔装成他最是厌恶的角色。


而自己却在此时才看清楚了一切。


又有何用?


“夜深了,苏某告辞……”这句话就像梦魇一样纠缠着萧景琰。



此时他甚至期盼着梅长苏能在死后入一入他的梦,给他一个当面谢罪的机会。


当然,他也知道这只是期盼。


不管他有多深的负疚,有多痛恨自己的有眼无珠。


他此刻都必须受住——这是他该承受的。



—— —— —— —— ——



最后,在萧景琰的坚持下,江左盟众属决定等夏江服刑之后再行护送梅长苏的骨灰离开金陵。


梅长苏的遗愿,是希望将他的骨灰扬洒于梅岭之上的。


他早在十四年前就该葬身那里。不发丧不设牌位全是他自己的要求。


除了不想因为自己的死影响到大局,更多的是他不愿死后还要把梅长苏这个名字刻于他的墓碑之上。


他恨绝了这一身弱不经风满身病骨的皮囊,他更不愿死后还要顶着这副皮囊身赴地狱。


等到冤案昭雪。那他林殊的大名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在林氏宗祠中占一个牌位——他还可以是那个金陵城中最耀眼的赤羽营主将林殊。


梅长苏,本就是地狱里归来的半个死人,一个阴狠诡谲算计人心之徒。


你看,连景琰如此善良之人都不愿与他为伍。


如今即便是死了,也不过是死透了罢了。


倒不如回去梅岭与自己的父帅与那七万赤焰军团聚……



—— ——tbc —— ——


😓😓😓😓原本设想两千字给码完的。结果爆了字数。。。景琰要发现宗主是少帅还需要一些酱紫酿紫的事情。。。。一章码不下😂😂😂😂就让我分个上下吧。。。。。

评论

热度(146)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斑驳骆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