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4)

白塔:

【warning】基本没有靖苏,只是为了保持连贯性才占了tag,勿怪╰_╯。
过渡章节,下一章希望靖苏能见面吧。
背景有少年时代靖苏凰排列组合。


这些搞讲座的,派出所平时不是不知道,但人家能拿到合法文件,敲了公章,那就是正经做生意。
两三千一瓶羊奶,卖的还是奶吗,是情怀。
萧景琰本人没什么情怀,平时都绕着这群人走。有时候老人从讲座回来发现被坑了,来派出所举报,等赶过去都人去楼空了。
结果言阙把以前跳广场舞认识的舞伴都带过去,排队拿鸡蛋。老爷子当年纵横小区广场,当过霹雳舞领舞,人气高的不行,一呼百应,顿时大家都抱起收音机,提上小篮子去捡免费鸡蛋。


“——您这个退休生活真是……精彩纷呈。”


言阙把报纸放下来,微微向萧景琰一点头,露出广场舞王者睥睨天下的气质。
“客气。”


开讲座的开始还觉得挺高兴,宣传来了这么多潜在消费者。结果人一个个都露出了鸡蛋领完就散绝不纠缠的嘴脸,简直就是拔那啥无情,多让人心寒啊。
好不容易留住一批,还不大捧场,到了讲座结束——这次卖的是什么翻身机,一台都没卖出去。


“——翻身机是什么鬼东西。”
萧景琰脸有点绿,穆霓凰就给他笔画了一下。
“就那种,跟医疗床似的,然后能左右摇。”
萧景琰想象了一下小时候带林殊去医院箍牙的时候人躺的那个风格后现代化的医疗床,脸更加绿了。


第一天出师不利,讲座工作人员还不算灰心,再接再厉就是了,多打点感情牌,温暖一下空巢老人内心,指不定就说动了呢——孩子不在身边,人哪天指不定就走不动了,在床上想翻个身都翻不过来,多凄凉啊。


结果第二天,鸡蛋照领,床照卖不出去。 一个讲座也就搞四五天啊……到了快结束了要是再看不出来有人捣鬼,那也不用混骗子界了。 讲座的工作人员就在结束后把言阙和其他几个人围了打算谈谈。


谈谈。


老爷子不动如山,微笑。 这个词的分量,只有亲自在言阙面前谈过的人能够体会,绝对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小字辈都没有见过那种人间地狱的情景,但萧景琰知道,因为以前这人和他爸是上下级。 言阙的嘴炮,是记录在史书里的,是神话级别的,人间兵器级别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中间过程罄竹难书,霓凰不忍多说,看看那边来报案的讲座工作人憔悴的脸色,仿佛遭受了中国教育体系式的摧残,派出所也就不想问了。


当时会场里的气氛很快就从谈谈变成了谈不成就动手我们还怕你个瘦杆儿嘴炮,接着正在互相拉扯着要打的时候,讲座大厅外面的门忽然给人踹开来了——刑警队的人恰好路过,阻止了一场鸡蛋引发的血案。


萧景琰看了眼穆霓凰。
“……穆警官。”
“爱过。”
“不是……”
“萧所长不必客气,就叫我雷锋吧。”
穆霓凰微笑,路过的理直气壮,路过的云淡风轻。


萧景琰:“……”


事情总结完,萧景琰看向讲座那群人。 “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


本来人还想垂死挣扎的,结果看到好像没有翻案的机会,气势也有点萎:
“……没有。”
“那就请吧。”
这帮人灰溜溜的出了派出所。 事情到这里全是告一段落,言阙放下报纸,拍拍衣服站起来:


“也麻烦萧所长了。”
“……不麻烦,您辛苦了。”
萧景琰还有点恍惚,好像早上自己才和人讲了拿鸡蛋的事情,也实在是没看出来老爷子深藏不露已经主动出击了,他觉得自己好像活在梦里。
穆霓凰问言阙,言豫津今天在不在家。刑警队缺个脑子活络点的网警,她就想到言豫津专业对口这茬了。
“——豫津是不是接了朋友来。”萧景琰想到刚才那个穿羽绒服的年轻人:“这会儿不然就在他朋友那儿吧。”
言阙也不管他儿子上哪儿浪了,这人还要掐点回去做饭,就飘飘然的走出派出所,给人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


穆霓凰和萧景琰又在无声中用眼神交换了一套表情包。


穆霓凰说,我听列战英说,林家铺子给人盘下来了?


萧景琰想起苏哲最后说的那句没头没脑的话,干巴巴的说: 嗯。

评论

热度(365)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