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5)

白塔:

冬天呢,天黑的比平时快。下午五六点太阳就下去了,有点起风。


小孩子从店里伸出个头,眼睛眨巴眨巴的。


“苏哥哥。”


门口站着的两个人都回头看他,小孩憋了半天,好不容易吐出句话。


“天黑了,起风……进来,大家,吃饭。”


“飞流这几年复健还是有效果的哈。”


外面站着的一个人对另一个耸肩:“好歹能说话了。”


苏哲也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蔺晨推了一把。


“那拜拜,你去陪那些小孩子吧,天黑了我也得回家啦……我靠我夜不归宿两天我家老头子一个电话都没打,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


那人和苏哲招招手,回头去,一直走到十字路口街角,再忽然转过身,身姿极其风骚,俨然一个灵活的月半子。


飞流和苏哲还站在门口,这人就朝飞流喊:


“小飞流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天黑了会起风呀——蔺晨哥哥告诉你啊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你苏哥哥的心在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记得周末来哥哥家复查啊!!!!”


说完转过街角跑了。


梅长苏:……


路过的萧景琰:……


看见萧景琰的梅长苏:……???


——————


穆霓凰家里还有个上高中的弟弟,晚上七点钟补习班的课,就先走了。她爹妈闲云野鹤,管生不管养,前两年环游世界去了,每到一个地方就寄回来几张拍的极其难看的游客照,附上明信片,写着哈哈哈哈霓凰啊我们吃了啥好吃的玩了啥好玩的世界真大啊我们一年半载还回不去穆青就交给你了么么哒。


还么么哒??多大年纪了还么么哒?!?霓凰拍案而起写回信:


父上母上见信如晤,俩人年纪加一起也破百了怎么这么不靠谱呢,寄鬼明信片啊一点真情实意都没有,下次寄点吃的回来!


也是质朴。


穆霓凰多了个拖油瓶,长姊如母,只好提前过上婚后生活——给穆青烧晚饭,开车带穆青去课外班,盯着穆青有没有在学校早恋和谁早恋了姑娘好不好看学习成绩好不好个子有没有一米七,急得穆青在后面大叫,姐你干嘛啊?!我才一米七四啊?!!


萧景琰也知道穆家叔叔婶婶不大靠谱,挺同情穆霓凰的,就答应帮她带话给言豫津。


“其实本来也给豫津发了短信说明天早上面试的,但他一来喜欢睡懒觉,二来如果和朋友聚会喝酒容易忘事,还麻烦你去一趟看看。”


穆霓凰一边发短信一边说,萧景琰也准备下班了,收拾收拾桌上的东西,顺口就问:“给谁发短信呢,聂铎?”


穆霓凰看他的表情仿佛是在看一只土拨鼠。


不至于吧,不就一包干脆面和干脆面里的诸葛亮之仇吗。


萧景琰那个耿直啊,根本不知道对于女孩子来说,一包干脆面承载着怎样的恩怨情仇,正如同不知道一把血影天宇舞姬,能在荻花宫搅起怎样的血浪腥风。


“萧景琰我警告你啊我已经离林殊哥哥很远了,你也离我男朋友远一点。”


——话出口她才想起不对,林殊跟着爹妈远走他乡这事儿,对两个人来说都是心头梗着的一道铁门槛,一不当心就绊在上面跌一跤,闷闷的疼。


萧景琰愣半天,挺不自然地哼一声,说小时候胡说八道的,你怎么还记得呢。


当时好像无人在意,到现在却发现谁都忘不掉。


两个人派出所门口说声再见就各走各路了,萧景琰有点失魂落魄的,想到自己还要去苏哲的店,忍不住地就更加失魂落魄了。


失魂落魄的萧所长走到旧人故地,就撞见了今天中午有点不正经的那个人发神经病,然后又看见了苏哲。


夜风挺大,这人好像是刚从暖气房里出来吹风的,衣服没穿多少,显得有点单薄。因为没想到天黑了萧景琰会来,苏哲好像也有点懵,他后面那个小孩子扯了他好几下,人才回过神来。


“萧所长有事?”


萧景琰看着他鼻头冻得有点红,又拿同样发红的手指头去揩鼻子的动作,恍惚间觉得记忆里好多年前也是这么一个正月,十六岁穿阿迪达斯大红色羽绒服的小林殊站在这个地方,那个虚幻的影子和这人正重叠在一起。


他好半天都傻在那里没讲话。


ps:
——互换表情包之交,是一种纯洁的,小伙伴间的相处模式。至于具体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则要看是什么类型的表情包了。
穆霓凰的表情包是亚洲三巨头。
你们意会。


我对鸽主爱的深,爱的纯。

评论

热度(355)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