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6)

白塔:

今天晚上的风,略喧嚣了些。


今天晚上我苏先生的智商,也在他的平均线下。


耿直boy,把握机会。


以及感谢啄木鸟宝宝给我捉的虫子!
——


“咳,萧所长?”苏哲试探性喊了一句。


那个小孩子跑上来,替他哥哥在萧景琰眼前挥了挥胳膊。


“……没事。”萧景琰摇摇头,觉得有点尴尬,赶紧把话题绕回去,说来找言豫津。


“豫津啊,”苏哲笑了一下:“新店开张,晚上和他们聚一聚,在吃火锅呢——”


他看看萧景琰:“要不先进来坐坐,外面可够冷的。”


“——不了吧,就来替刑警队那边的人传给话,苏先生替我告诉言豫津也是可以的。”


萧景琰觉得这人估计也就是客气一下,随口对付两句就打算撤了,结果店门忽然打开,有人伸头喊:


“小殊啊下鱼滑了你还来吃点吗……哎哟这不是景琰吗?!”


梅长苏僵硬的回了个头——尽管知道蒙挚平时喊自己小殊喊的顺嘴,但此时还是难以置信自己的队友居然智商高不过一个南瓜。


萧景琰也傻了——拜言阙和苏哲所赐,他今天一直在连环懵逼,感觉大脑很快就得报废。


“蒙大哥?”


等蒙挚喊萧景睿去加把椅子给萧景琰的时候,懵逼了的萧所长才觉得自己被冻住的脑子渐渐被火锅的热气捂暖和,又开始工作了。


“苏先生怎么好像和蒙大队长关系不错?”


梅长苏是被抓回来下鱼滑的——这屋子里坐的人基本都是懒鬼,唯一一个勤劳点的萧景睿,但人动手能力堪比托儿所小朋友,不把鱼滑下成方的就大吉大利了,听萧景琰问他,手一抖,笑着问:


“何以见得?”


“我听见蒙大哥喊你‘小苏’?”


“不好意思,什么?”


“呃……小苏,他不是这么喊的吗?”


梅长苏:……你这个聋哑八级的耳朵还真是帮了大忙了。


“以前我们学校出过点……不那么好讲的事情,正好出事的是我学生,查的时候就和蒙警官认识了。”


他下完鱼滑,看见飞流跃跃欲试想去捞,就笑着倒执公筷轻轻打了下小孩子的筷子头:“急什么,等着,浮上来了才能吃。”


飞流苦了个脸。


萧景琰点头,之前心里那点小疑惑也渐渐散去。


J大这几年确实乱七八糟的,就他知道市公安局介入调查的事情就不少,什么同宿舍你捅了他一刀啦,谁给谁饮水机下毒啦,校园霸凌啦……苏哲说是身体不好退下来养病,实际原因说不定还不止如此。


既然是市公安局经手的案件,蒙挚作为刑侦大队队长,也是个喜欢亲力亲为跟案子的人,保不齐两个人就认识了。


耿直耿直的萧景琰接受了这个解释。


“说来也是巧……”苏哲朝他笑笑:“所长和蒙警官也很熟?”


鱼圆子咕嘟嘟地翻了上来,言豫津笑嘻嘻地帮飞流捞了几个到碗里,正好听见这句话:


“苏先生你不知道,我们萧所长以前实习的时候,就在蒙大队长手底下——这下可巧啦,没想到苏先生你和景琰哥也认识。”


“原来是这样……”苏哲点头,他瞥见萧景琰面前的纸杯子还是空的,顺手把本来搁在桌子脚下的暖水壶拎了过来给他倒满一杯:“啊,萧所长别客气,看你也不像吃了晚饭的样子,我们这儿多你一个不多,多吃点。”


萧景琰看看苏哲和他左边飞流奶牛花色的马克杯,里面是橘子汁,飞流边上言豫津和萧景睿,纸杯子里是啤酒,这壶白开水本来是加汤底的,苏哲就这么拎了上来……


满满一杯热水,热气蒸腾起来,萧景琰也慢慢抬头,看着梅长苏,楞楞的。


“苏先生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白水。”


梅长苏发现萧景琰有异样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恨不得心里给自己两个耳光:“……咳,这样啊?我不知道……是最后两瓶酒刚给言豫津干了我才——。”


他迟疑着,硬生生闭了下眼睛,起身要走:“……我去里屋找找……当时酒应该买的还挺多的。”


“不用了!”


萧景琰看着人要走,脑子里一团浆糊,一时急火攻心,直接抓住了这人的手腕。对方没想到会被忽然拉住手,脸色有点白——


萧景琰觉得手心出汗,心跳一次比一次重,简直一路从胸口跳到了嗓子里,脑子空白——他十几年没有这种惶恐的感觉了,苏哲就让他拽着,听见他好半天才说:


“苏先生可以叫我萧景琰的。”


说完萧景琰就给自己点了一排蜡。


梅长苏也在心里点了一桌子的蜡,薄荷风味的。


人最后还是坐下来了。


两个人吃的各怀心事,言豫津刚才瞄到这俩人拉拉扯扯,直觉气氛不大对,变着法子说笑话,蒙挚和他天南海北地聊,加上萧景睿凑合,好歹桌上气氛没尴尬。


飞流也看出梅长苏好像心不在焉,就把自己碗里的东西再夹出来给他,满满堆了一碗。


梅长苏眼观鼻鼻观心,一边想蒙挚就是个大南瓜,一边想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让我害怕的?并没有啊,景琰的智商也就和蒙挚伯仲之间啊不就是另一个大南瓜吗有什么好怕的……


然后他目光斜到萧景琰那儿,正对上萧景琰专注地盯着他的眼神,手一滑,本来要戳丸子的筷子戳了个空。


梅长苏:……


这顿饭吃的异常艰难。


好不容易吃完,几个人都留下来收拾桌子,等电磁炉也收起来了,言豫津和萧景琰再三保证“这顿根本没喝醉,已经闹了八个闹钟绝对不会迟到面试”,就拉着萧景睿道别走了。


萧景琰没理由留下——加上他妈最怕他夜不归宿,这会儿脑子也乱的很,又盯了梅长苏半天,客套两句也回去了。


蒙挚心实,晚上喝的挺开心的,就打算也说个再见走了——没想到被梅长苏搭上了肩膀。


“蒙大哥。”


“……呃?怎么了小殊?”他喝的可多了,晚上言豫津拉着萧景睿灌他,就算千杯不倒这会儿也有点晕。


梅长苏憋一晚上气了,越想越觉得今天晚上自己吃饭吃这么憋屈都是蒙挚的错。


“蒙大哥你知道什么叫猪队友吗?”


“啊……?我不知道……”


梅长苏指指桌上摆的镜子,说:


“你往里面看就知道了。”


——


宝宝需要评论。【飞流嘟嘴伸手.jpg】


另外你们别加我关注了我……我有点慌,我爬墙真的挺快的。


喜欢不喜欢的都和我说说啊(ฅ>ω<*ฅ)么么哒。

评论

热度(448)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