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8)

白塔:

原著大助攻要上线了……我好愁啊,我怕写不出助攻feel……


最后变成了全篇黑静姨,静姨有大名吗,我觉得写萧景琰他妈,好累啊。


(8)


萧景琰家是他跟他妈一块儿住,常年见不到家主,他爹身份特殊,一年能回来两趟就算多的了。


他家另外一个特殊的就是,家里孩子多。


人爹以前也是个情种,离婚再婚离婚又再婚……


本来按萧家经济水平,几套房子买不起啊?萧景琰自己名下也有一套别墅,钟山国际,但他不乐意搬离这个破破旧旧的老小区,说本来父母一年就见不到几次面,自己再搬出去,这家也不成家的样子了。


萧所长是个孝顺孩子啊……小区里老人看见他就频频点头,萧景琰陪着笑,笑的挺僵硬,心里万马奔腾,个中酸楚大概常人不能体会。


他选择留在他妈身边,是出于人民警察伟大而无私的奉献精神。


他妈是个医生。


性别女,学历博士,年轻那会儿的战斗力,基本就是一个皈依数理化圣教的技术流穆霓凰。


医生好啊,家有医生如有一宝,再也不用半夜发烧打的去医院了,打架把其他小朋友的胳膊拉脱臼了,可以让我妈来接一下……小时候的萧景琰也是这么觉得的,直到有一天,他妈看孩子好像年纪够了,长的也很茁壮,可以用来做实验了……就端出了萧景琰人生中邂逅的第一盘成迷物体。


这时候需要说明,虽然穆霓凰数理化成绩也很好,但我们不能说她是数理化圣教教徒,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圣教的教义是:不断创造。


萧景琰他妈,就是这么一个,热爱创造的母亲。她不但熟练运用了烤箱,蒸笼,电饼铛,铁锅,电磁炉,还综合了物理学原理,加入分子料理的创意,整合出了那些在铮铮硬汉萧所长短暂的31年人生中留下了刻骨铭心痕迹的迷之物体。


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艺术家,她还给自己这一系列梦幻的艺术品起了个名字,叫:


“补品”


如果萧所长为了逃避现实而搬走,留下一个技术不太稳定的艺术家,小区怎么办?小区里的老幼妇孺,小区里的小青年都处在危险边缘。


出于大无畏的十八大精神,只有牺牲他一个拯救全人类了。


不过萧景琰也没骗飞流,因为他妈确实除了“补品”,也会做正常食品。


在他妈看来,食谱上的菜,就像是课本上的例题,做起来没什么挑战性,她的毕生追求,是基于例题而高于例题的。


因此基本菜谱看过一遍,这人就能把菜做出来。尤其点心这一项,做的相当不错。


飞流哼哧哼哧吃掉了第二盘蔓越莓曲奇,中间头都不带抬一下的。


“这孩子,真是招人疼。”萧景琰看着他妈在厨房一边给小孩热牛奶,一边摇着头笑,笑的异常温柔:“景琰啊,你就老实告诉妈,这孩子真不是你……”


萧景琰说妈你别问了,真不是。


“你也别嫌妈唠叨,”他妈作忧愁孤独委屈状叹气:“你这跨三奔四的年纪……唉。”


萧景琰跟着他妈叹气,说娘我对女孩子什么的真的没想法,我们母子俩这日子过得不挺好的吗,干嘛非要我结婚。


——哎呀景琰你对女孩子没想法,男孩子也是可以的呀,生不了孩子可以领养一个……


——您这当妈的跟别人妈还真不一样。


萧景琰余光瞟到飞流,男孩儿呆呆的抬起头,说:


“吃完了……”


“哎呀,吃完啦,”萧景琰他妈立刻把脸扭过去:“飞流还饿吗?”


“嗯……”


男孩儿皱皱眉毛,拨浪鼓一样摇头。


“饱了。”


“那一会儿把静姨热的牛奶喝了好不好……嗯,我们飞流真听话。”


萧景琰看着自己妈身上散发出的母性光辉,一时间居然大不敬地觉得这人可能其实是伪装成他妈的外星人。


“景琰,等飞流家里人联系上了,你把我昨天做的牛奶小方装起来让他带回去。”


他妈笑吟吟的,天知道看一个小孩喝牛奶为什么能笑成这样——萧景琰已经能脑补出一个外星人带走了他妈然后换进来一个八脚章鱼的故事了。


“呃?全带去吗?”


“飞流说,他跟他哥哥两个人住,也是没爹疼没娘爱的,多叫人心疼,”他妈朝他眨眨眼:“昨天晚上我把黄瓜牛油果和芹菜打成泥做了蔬菜糕,还撒了黑芝麻和蒜蓉,你可以吃那个。”


—其实八脚章鱼也挺好的。


他妈忙着摆布飞流,萧景琰偷得点空,走到阳台上伸个懒腰。早上事情一闹,他也没有睡回笼觉的心情,想着苏哲该起床了,就拿出手机准备再拨一遍号码。


没想到他刚拿出手机,上面红字显示十几个未接来电,同一个未知联系人。


嗯……?


就这愣神的功夫,又一个电话打过来,还是那个人,萧景琰接起来,就听见对面有个男声,挺着急地说:


“喂,您好,是不是遇见我家一个男孩子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智力有点问题,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您别见怪——我马上来接他!我是他哥哥,有什么事我会负责的……”


萧景琰听见这人急得和什么似的,觉得有点好笑:


“苏先生,我是萧景琰。”


“麻烦您说个地址我就过——呜!”


“……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半晌迷之沉默后,对面声音听着挺凄凉的:“咬到舌头了……萧所长是吗,谢天谢地,飞流没惹什么麻烦吧,我这就去接他回来。”


“没有,飞流还挺乖的,”萧景琰看看里屋,一老一小简直是其乐融融,相比自己这些年的待遇,萧景琰终于相信当年自己就是他妈买转基因大豆油送的了:“先生知道我家住哪里?”


苏哲像是被梗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说:“不知道。”


“那就我把孩子送到你们那儿吧,你初来乍到,可能小区还不熟,先生住哪一栋?”


苏哲沉默了半天,最后说,十四栋。


“……啊?那就前面楼啊?”


萧景琰抬头往阳台正对的那栋楼看,根本没费力找,苏哲也站在阳台上——居然和他们家一层楼。


“……我好像看见你了。”


他朝对面挥挥手,心里想着也就有这么巧的事情。


两栋楼挨得很近,更不要说正好是同是十一层,苏哲穿着白色高领毛衣,手机贴在耳朵上,看的清清楚楚,就好像隔了条马路而已。


梅长苏本来说漏嘴要去接飞流那会儿就后悔了,后来被问到自己家地址,心想这下不好……被发现买房买的这么别有用心,景琰会不会把自己当成偷窥狂。


再后来吧,看见这人朝他挥手,才想起来以对方的智商哪想得到这层啊——萧景琰你是小学生吗,还挥手,多大人了怎么这么幼稚。


他就这么一边脑子里飞快转着,一边也举起手,朝萧景琰挥了挥,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是啊,好巧。”


——


(7)里面,飞流出门买了早点,然后迷路回不去,可能会有人觉得超现实。现在我告诉大家,这是可能的,这是lof主去别的学校考试吃个中午饭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的真人真事改编。(啊当然也有可能因为我是路痴(不))


谢谢居然有人关心我爱豆,说出来不怕掉粉,我爱豆就是在春晚上一边像个三维弹球一样弹跳着,一边唱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这就是十二个生肖的那个货。


呵呵←_←。


不觉得他无论在哪里出场,背景都自带四个大大的,会移动的发光彩字,“我是傻逼”吗?【是粉不是黑】。


不过大家放心,我一时间还达不到他那个神经病级别,我还是蛮正常蛮正常的。

评论

热度(335)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