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9)

白塔:

【我原来以为我在写相亲梗,结果变成了全员欢乐,我开始老老实实写全员欢乐了吧,这两个人又谈恋爱谈出了满屏幕的酸臭,我还想再酸酸呢…………他们开始养狗了,物换星移几度秋啊,争取下下章能把男女主人公送进馄饨铺子相亲。(不)】


我尼玛把队短位置记错了,队短不是中锋队短是后卫哦卧槽……


列将军实力背景板。


(9)


到了送飞流下楼的时候,萧景琰觉得自己的妈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妈。


个中酸楚难以描述。


林静瑶还把萧景琰小时候的方格子围巾给飞流系上了,那个架势——就像是新得了个儿子,搞得萧景琰都有点自我反省。


我妈原来这么喜欢小孩子。


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他死撑着这个年纪了还不结婚,其实也就是靠着心底一口气,想着说不定哪天心里那个谁就回来了。


结果现在想想,人回来了能怎么样呢。


飞流忽然碰碰他的手。


“嗯?怎么了?”


小孩子没比他矮多少,这时候抬头瞪着眼睛看他,一字一顿:


“不难过,开心。”


萧景琰叹了口气。


梅长苏站在14幢楼底下等他们,看到人了就跑着迎上去,结果看见飞流系着萧景琰从前的那条围巾,稍稍愣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不过萧景琰到他跟前的那会儿,他已经从发愣里回过神来了:


“实在是谢谢,飞流在你家肯定添麻烦了,”他看着萧景琰:“请萧所长多担待些。”


梅长苏直接把钥匙给了飞流,让人先回家洗个澡加点衣服,自己却穿个毛衣在楼下和人说话。虽然不下雪,但这种元旦过后几天的日子,确实也不暖和,小孩子熬不住,加上早上又出去不知道吹了多久的风,不洗澡就容易感冒了。


“苏先生不用这么客气,”萧景琰皱眉毛,他觉得这个人文气太重,好像故意要和自己拉开距离似的,让人不大舒服。他看了一眼开门去爬楼的飞流,有电梯不坐,要爬十一楼,这孩子也是很耿直:“飞流很可爱,我妈也特别喜欢他。”


萧景琰没注意到,苏哲听自己提起林静瑶的时候,非常轻微地抖了一下。


“既然人已经平安送到,我就先回去了。”


萧景琰平时很少和这种人打交道,就想是不是所有大学老师都这么有点阴阳怪气的,自己还是少招惹为妙,他性子又直,不会拐弯抹角说话,很直接地提出告辞。


苏哲点点头。


“也是,”他搓搓手,哈了一口气:“外面确实怪冷的。”


就这两个人打算各回各家的时候,后面忽然传来狗叫,越来越近,萧景琰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梅长苏的脸直接白了。


穿着德国国家队战衣的佛牙像辆卡车一样狂奔而来,那个气势,可以代替拜仁队短去踢狂野后卫。


“佛牙你小子站住——!!!!!”


列战英远远的喊,简直是气急败坏,拽着半截狗绳。


一头成年马里努阿警犬的爆发力和弹跳力不必赘述,就在萧景琰懵逼的那一瞬间,佛牙狂吠着跳起来,直接越过他咬住了梅长苏的毛衣袖子,整条狗扑到这人身上,利用体重把人按倒在地。


“啊?!!!!!先生你还好吗!!!!!!!!!!!”


列战英吓地直接叫了出来,萧景琰立刻跪下去,抱住狗肚子想把它拉开。


“佛牙!佛牙!!干什么!坐下!”


然后他愣了。


佛牙在蹭梅长苏。


“没,没事,我挺好的……嗷他大爷……所长帮帮忙啊……我去!别舔了……”


那文文静静的大学老师也有点失态,想推开按在自己身上的大狗,却又因为力气不够,只能任由佛牙在他脸上衣服上乱嗅乱舔,蹋了一脸口水——他看抱着佛牙的萧景琰居然在走神,不由有点绝望,只好挤出自己最凄厉的声音对着后面列战英喊:


“警察同志帮个忙啊????!!”


列战英赶紧应声:
“哦哦哦来了来了!!!”


萧景琰这才如梦方醒,胳膊上使了点力气活,把佛牙抱到另一边,列战英上去把苏哲搀起来,看他挺狼狈地拿毛衣袖子擦擦脸。


那边佛牙被萧景琰呵斥了几句,已经呜呜咽咽地蹲下去了。苏哲大喘几口气缓过来了,就往它那儿看,萧景琰也看苏哲一眼,难得显得有点理亏:


“苏先生真是对不住,有没有被咬到抓到?”


“没事的……”苏哲脸色虽然还是惨白惨白的——这正常,你出门忽然被一条战斗力好比飞流的狗扑倒在地舔了一脸口水,脸色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但还是强撑着带了点笑意:“……挺活泼的这狗。”


“佛牙平时不这么没规矩的,”萧景琰幽幽地盯着从小就不大听自己话,胳膊肘一直往林家拐的佛牙,叹了一口气:“虽然现在平时是战英在喂,但毕竟我抱回来养大的狗,管教不好也是我的责任……就是不知道它为什么见到先生一个陌生人会激动成这样。”


“噗,”


看他解释得吃力,苏哲才算是真心实意地笑了:


“所长你别这样,真没事。我也喜欢狗,以前倒也养过,人家都说我招狗喜欢——那种凶的要命的吉娃娃都肯在我怀里睡觉呢。”


他也在萧景琰边上蹲下来,问:“这个孩子叫佛牙?我能摸摸吗?”


萧景琰刚想说苏先生你小心些,就看见这人伸出手,在佛牙耳后挠了一把——佛牙眯起眼睛,把脖子伸长了往人手上送,居然是一副撒娇的样子。


他心里一紧,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觉得闷气,只能把问题推给狗,暗戳戳地瞪了佛牙一眼,想你这个从小到大都吃里扒外的东西,我们回家算账。


——
耿直boy在气佛牙为什么会对林殊以外的人这么甜。


佛牙穿的狗衣服,充分体现出警局的审美。


说题外话,你们知道利物浦官网居然在卖【利物浦狗带】吗??????
再怎么,也得尤文卖吧?

评论

热度(328)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