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13)

白塔:

急死我了,我想吃小馄饨啊。

我觉得这会儿,所长应该已经喜欢苏先生了。

(13)

梅长苏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像是要走。他看萧景琰看着自己发呆,眨眨眼睛:

“呃,所长?”

“……先生这就走?”

“对啊,这种地方我来的少,”梅长苏居然挺羞涩地揉揉头发,咧开嘴笑了一下:“又不是真的相亲,对吧,我这就走了。”

萧景琰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他向来心直口快,又加上莫名其妙地着急,就脱口问:

“先生今天还有事吗?”

梅长苏说没有,怎么了?

萧景琰绞尽脑汁半天,觉得好像应该做出点表示感谢这人,最后说——

“请你吃小馄饨。”




梅长苏:???




小馄饨哪有那么好吃啊。




梅长苏本来吧,是想拒绝的。他和蔺晨说好了,早上带飞流去人那儿复诊,下午就去接小孩子回来。




当时蔺晨还问他,那萧景琰怎么办。

当时梅长苏说,该怎么办怎么办,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想干嘛?

蔺晨冷笑,把手机往桌上一拍,赌不赌!你要是能功成身退我给我微信朋友圈里每个人发五十块红包,要是不能你今年就准备好跟我回家过年继续扮我的女朋友框我奶奶吧。

——你这个高功能反社会微信朋友圈里不就你爸你妈我飞流四个人吗,飞流还不玩微信。

感觉自己吃亏了,梅长苏和他谈条件,去年被拆穿的时候你奶奶已经认识我了,今年能换飞流去吗?




蔺晨大惊失色,萧景琰是你什么人,居然让你为了他和我谈条件?长苏你变了,你真的变了。




不过飞流也是可以的……

他们就打了赌。

——————

本来梅长苏以为自己能稳赢的,万万没想到,结果萧景琰说,那我陪苏先生一起去接吧。

他冷汗都下来了,就怕飞流真的晚节不保,赶紧说太麻烦了,这多不好。

“其实没什么,反正最后要回去,正好也我也想见见他了——那孩子在哪里检查?”

真的不用,所长你就……

萧景琰沉默了一会儿,说,先生不愿意我陪着?

梅长苏:“妇女幼儿医院……飞流在妇幼。”




坐公交车过去,在莫愁路那边下来,从新街口来人多的不行,到站的时候萧景琰先下,梅长苏本来就瘦瘦弱弱的,跟在他后面给下车的人推搡的有点踉跄,萧景琰就拉住他右手扶了他一把。




“你还好吗。”等梅长苏在站台上站稳了,这人发现他的手冰的吓人,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没事,所长你可以放开我了……我估计是出门穿的少。”

瘦瘦弱弱的梅老师把脖子又往羽绒服里缩了缩,试着往回抽自己的手。

第一下没抽动,他就看了一眼萧景琰,没想到那个人也在看自己,眼神之专注吓得梅长苏心头像是给烫了一下。

“苏先生叫我萧景琰吧。”

梅长苏想,你脑子是不是在公交车上给挤了。

“呃,所长……?”

“所什么长。”

梅长苏:“……萧景琰。”




萧景琰这才放开他。




两个人闷头往医院走,萧景琰就问,飞流是什么病,为什么居然在妇幼治。

“其实和妇幼没什么大关系的……主要是蔺晨他爸住妇幼的职工宿舍楼,老爷子不大愿意到处跑,加上妇幼又刚改了新大楼,设备也添齐全了,所以就到这边看。”

梅长苏叹气,说飞流是他在虹桥机场捡到的。

“——捡到的?”

从来听说捡个小猫小狗,哪听说半路捡了个小孩儿回来的。

“我遇到飞流的时候,自己刚好大病一场,脸上缠的全是纱布,挺恐怖的,”梅长苏很平静的说:“那是好多年前啦,飞流才到我这儿——”

他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腰。

“当时在机场里面,别人都看着我往后躲,就他和小狗似的一直跟在我后面,话也不会说,就直勾勾的看着我。别人说他是个脑子不好的小乞丐,又是还会发疯打人,我却觉得……一见如故。”

这人已经一副完全陷入自己回忆的样子了,嘴角微微翘起:“后来我就把他带回来,正好那个——就上次你看见的那个人,我朋友,他们家上下四五代都是医生,我就求他爸帮忙看看,说可能完全治好没有办法,但努力努力,或许能够恢复到常人八九岁的智力吧。”

梅长苏说到这里就收口了,飞流可能是被人贩子药傻的,他每次想起都觉得难过,而且……这种事情好像也不必告诉萧景琰。




萧景琰说,孩子能遇上你,也是很大的福分。

梅长苏就笑了笑。他想这个人这么多年过来,怎么还是听了点故事就动感情,也没有提醒萧景琰他眼圈红了。




蔺晨是市第一医院的医生。

而蔺晨他爸是市妇幼以前脑科翘楚,大师父,现在市里各个医院的脑科专家,提起他都得喊一声老爷子。现在退休了,还能旁观指导儿子做手术。

今天这个复查在新楼,因为没什么技术含量,不用手上功夫,是蔺晨他爸亲自来的。

梅长苏领着萧景琰过去,坐电梯到蔺晨那个办公室,叩了两下门。

房间里面叮铃哐当响个没完,然后蔺晨大笑带喘的来开门:

“哎来了来了……长苏啊,我跟你说,飞流这个恢复的可以啊哈哈哈,人可精神了——”

他打开门,看到两个手揣口袋里,一脸麻木的梅长苏,又看到梅长苏背后本来就没什么表情,正气凌然的萧景琰——不由朝梅长苏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接着猛地扭头,朝里面喊:

“爸!!别惦记你的鱼了!!!!我跟你说!!!我找着今年领回家忽悠奶奶的人啦!!!”




——

没写在日本捡到飞流,是因为,现在拐孩子拐到日本,几率比国内拐骗集团小太多了。




蔺晨奶奶设定约等于另一个太奶奶。

以及骗奶奶这个事儿,是蔺晨全家上下统一口径的结果。





——

以及一点想说的




我觉得我这个人,又无聊,又话唠,遇到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亲友,一股脑要推荐推荐刷屏,想断更就断更,说去抠脚马上就去抠脚(不),居然一直没掉粉。

因缺思挺。

最近不是cptag下面忽然又有吐槽了嘛,我这个人喜欢对号入座,看到ooc就忍不住觉得人在说我(๑•̀ㅂ•́)و✧。(啊并不是很骄傲)然后反省了自己的文,确实ooc,但我希望在大家都不背负那么多的情况下,尽量给他们所有人快乐。(对啊我就是无法无天的ooc(๑•̀ㅂ•́)و✧)

总之还是谢谢大家不嫌弃我,以及我很任性的,就算被说ooc我也不会改的毕竟我是小公主(๑•̀ㅂ•́)و✧(不)而且我周末还是要断更,还是要吐污水。(←求不打)

嗯嫌弃我的可以取关啦。要看文的话我添了文题【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tag,点tag进就好。



评论

热度(333)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