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15)

白塔:

来吧小馄饨,鸡汁汤包,鸭血粉丝汤……


试图秀默契。


所长,来吧谈恋爱。


(15)


梅长苏直到坐下还恍恍惚惚的,缓了好大一会儿心绞痛才消失。


医嘱里写过忌情绪激动,他以前没当回事,该熬夜熬夜,该改论文改论文,还经常被蔺家父子两个抓去通宵唱卡拉OK——


就蔺晨在那边嚎,你在南方的艳阳里——灵车漂移,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坟头蹦迪,如果天黑以前……


然后他家老爷子举着两个五颜六色的沙锤,很灵魂鼓手地打节拍,一边打一边朝梅长苏喊,小林啊,唱!跟着唱啊!


这么多大风大浪的都经历了,就算小心谨慎如梅长苏,也有那么几个瞬间会错误的觉得,自己是无敌的,自己的心脏是铝合金的,自己可以单挑萧景琰,自己根本没病,不用吃药。


萧景琰刚才看梅长苏缓的差不多了才陪飞流去点吃的。店里规矩除汤包以外一律自取,点了什么就发一个小牌子给你,让你对着牌子去拿,他就端了个大餐盘回来,后面跟着摇摇晃晃捧着鸭血粉丝汤的飞流。


这人帮梅长苏点了小馄饨。


“先喝两口暖暖肚子吧,”他帮飞流接过鸭血粉丝汤,小男孩长身体的时候,胃口大的有如黑洞,一碗鸭血粉丝算什么:“不知道先生你喜不喜欢葱,干脆就让人没放。”


“……谢谢了。”


梅长苏把勺子转过来对着自己,忽然就有点唏嘘,以前他俩和穆霓凰在附近一个老师家里上辅导班——家住的近,辅导班都是一块儿走,经常就逃课跑出来喝馄饨。用清汤下的猪肉小馄饨,馅里就是纯猪肉,肥瘦四六开,不腻不柴,面皮薄的像一层纸,吸得全是汤汁,爽滑诱人。汤里虾皮微咸,榨菜又鲜又脆,桌边上有胡椒面瓶子和辣椒油的小铁罐。


穆霓凰和林殊分工合作,一个和萧景琰说话分散他注意力,另一个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这人碗里倒辣油,两勺扣下去,搅和开来,浮在汤水上红亮亮的油光微微荡漾,动人心弦,最终成了吃辣战五渣萧景琰沉重的童年阴影。


梅长苏想着想着,眼神就停在桌边的辣油上了。


“身体不好就不要吃辣。”


萧景琰看他盯得出神,把那个小铁罐往里面推了点。


这人还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萧景琰在说什么。


“……啊,谢谢。”


“不用客气,先……长苏你好些了吗,要不要回头去找人看看?”


梅长苏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勉强笑了笑。


“只是不能受风寒而已……其实也就是小毛病,以前我动过手术——伤筋动骨,总归不像一般人健康。”


萧景琰的眉毛纠在了一起。


还好这会儿小笼包上来了,三屉摞在一块,热气腾腾的,随包子一笼送了一碗鸡蛋皮汤包。


飞流心急伸手去抓,给刚出锅的笼屉边缘烫了一下,抽着气缩回手。萧景琰就帮小孩子把叠在一起的笼屉拆开,小笼包汁水充盈,鼓鼓胀胀的,鲜香扑鼻。梅长苏拿筷子——他手腕很是灵活,两三下就把笼屉中间的那个小醋碗夹了出来,递到飞流面前。


男孩子一脸欣喜:“苏哥哥!厉害!”


梅长苏微笑,把自己手边的醋瓶子递给萧景琰——对方挺自然的接过去把小孩子的醋碟子倒满。


“萧哥哥今天请你吃小笼包,你是不是也要谢谢他?”


飞流侧过脸看看萧景琰,很爽朗的点评道:


“水牛!很好!”


——果然萧景琰被这一声带的想起了之前的问题:


“对了先生,还没来得及问你,飞流是怎么知道我以前外号的?”


梅长苏这会缓的差不多了,心不慌气不喘,说瞎话说的行云流水。


“说起这个……倒是要给你赔不是,那天穆警官来求我帮忙装你相亲对象,我要求她聊点关于你的事,也好了解了解你这个人,不至于穿帮。”


他摇头笑笑:“萧所长这样的人,以前也有过那么有意思的外号,我一时没忍住,就跟着穆警官瞎叫——飞流在边上听着,谁知道他会这么没礼貌呢,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是吗……


穆霓凰看着是像是卖队友专业户,但萧景琰还是不太相信——这些事都是旧事了,太旧了,旧到难以对陌生人开口。


梅长苏又迅速补上:“其实我和穆警官也才认识,话这么投机,主要可能是因为……她弟弟穆青的家教是我学生,她才对我敞开了话匣子。”


——这倒是个理由。


“不知道穆警官有没有和你说过,”梅长苏捧着馄饨碗, 一双手苍白如纸,能看到底下的青色血管,萧景琰盯了那双手很久,最后咬咬牙说:


“以前我和她是一起长大的,我们当时,和另外一个人,都是青梅竹马。”


那双手肉眼可见地颤抖了一下,而梅长苏迎上他的目光,坚定有力地回答——


“林殊。”


那个名字出来以后两个人都有点如释重负,萧景琰吐了口气:


“对,确实。”


他纠结了很短的一会儿:


“有些事情我还是想说出来——你既然知道这个人,那穆霓凰也应该和你说了吧,我……”


他无力地伸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而梅长苏只是点点头,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


“我觉得我在你身上看见了一些——一些有关他幻觉,并不是说你长的像他……说起来有些可笑,我们明明才认识没几天,我却觉得已经认识你一辈子了,就是那种感觉……啊,我说不出来,对不起。”


梅长苏坐在对面,拿勺子搅动小馄饨,低着头不发一眼,萧景琰紧张起来,他以前从来没干过告白这种事,事先也没打好腹稿,就磕磕绊绊的,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我从前一直想,小殊他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还站在我家门口,笑嘻嘻的和我打招呼……一直到现在,没有任何结果。然后你忽然出现了——你们完全是两种人,但我却莫名其妙一见如故……让人不禁想,或许这就是命?”


飞流好像完全听不明白这两个人在说什么,只是好奇。小孩子装作吃地认真,间或偷瞄一眼梅长苏,发现梅长苏没关注自己,又默默把头埋回碗里。


说完那一长串话,萧景琰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喜欢先生,那先生你呢。”


——————


两个事儿。


一个,有妹子说这文看的不如以前嗨,对的,我陈恳的说一句,开始没想写无脑欢乐文,之前那么嗨主要是没谈恋爱,我以后还是尽量开心,但主要取决于主人公,由他俩决定整体嗨不嗨。【 当然我想大家不会是那种萧所长你失恋了啊太好了快把你的痛苦说出来分享一下让我们开心开心吧的人 】


另一个,这玩意儿,还本子。【嫌弃脸】


假如写的完,给你们百度网盘么么哒(๑•̀ㅂ•́)و✧。

评论

热度(355)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