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靖苏】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16)

白塔:

大家都冷静冷静。。。


(16)


梅长苏给飞流夹了个小笼包。


就顶着萧景琰灼灼逼人的目光,他气定神闲,几乎是慢条斯理地喝完了自己那碗馄饨。


“所长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我有没有开玩笑,你应该清楚。”萧景琰皱眉。


梅长苏依然是那个不急不慢的样子:“好,就算萧所长没在开玩笑,这种用怀念ex做开头的告白已经给你扣掉五十分了——说真的,你不考虑去看看什么《教你告白一百个经典句型》之类的书吗?”


萧景琰:“……”


这人还很陈恳地和他分析:“像这种看着合眼缘的事,本来就不太靠谱。所长你既然还没有放下林殊,就别去招惹别人了。另外据研究表明,早恋多半是荷尔蒙引起的,你对林殊到底是不是爱情还不一定,就盲目的喜欢上和林殊有一丁点相似的人——尤其这个人你只见过几面,连名字都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起点替身文别看太多,生活里哪有那么多小说剧情啊。”


萧景琰还有点愣,想着怎么说到起点替身文了。


“——所以先生你……?”


“我没有这个意向,抱歉。”


梅长苏拒绝的干脆利落,杀伐决断:


“看飞流也快吃好了,这次就到到这里吧,谢谢萧所长。我们都回去冷静冷静怎么样?”


他说着就收拾东西,飞流不知所措,但也立刻跟着站起来——不知道怎么这两个人怎么一下子僵住了。


“……再见。”


这人丢下话转身就走,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


“我总结一下,你被人民警察用低劣手段告白了。”


蔺晨很简短的在电话那头说,语气好像看到自己家的猪居然被隔壁老王养的会跑步的大白菜拱了,可以说是彻底绝望,了无生机。


“对。”


“然后,因为慌得不行,出小笼包店的时候在台阶上扭了脚,现在走不动路。”


“嗯。”


“梅长苏你太棒了,你是个人才,你死了记得把脑子留给我解剖。”


“……”


“我警告你啊,我是医生,我不是推拿大夫,我是有尊严的,崴了脚这种活我不接。”


“怎么这么啰嗦,你到底来不来?”


纵横江湖三十载脾气不好而且活人不医的蔺大夫,脆生生响当当,一点骨气都没有地回答——


“来。”


——这不挺简单的事吗。


梅长苏坐在自家客厅沙发上挂了电话,才放松没多久,有个人从厨房伸出头喊:“梅主任!甄平说来的路上遇到了宫姑娘!”


这人是他们研究所里的,赶着来看他,居然碰巧梅长苏发病,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他就帮忙拾掇拾掇晚饭什么的。


至于宫羽啊……宫羽姑娘嘛……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根本是下冰雹。


梅长苏捂住了脸。


“主任你也是不小心,这怎么大冷的天还往外跑,不是说要遵医嘱的吗——你那个主治医生说你相亲去了?”


刚才在厨房忙来忙去的人满头大汗,终于端出了一个砂锅:“要说咱们底下哪个人病了没事,你可不行,你还得带着做项目呢,是不是?”


先别说项目吧,这大过年的我还指望清净清净——那是什么玩意儿一股山药味儿。


梅长苏看到那锅东西,脸色更差了:“黎刚你这搞的什么……?”


“哎?我听楼底下那个中药店坐堂大夫说的,山药母鸡汤大补啊,主任你不是胃痛还发虚汗吗,多喝点抗风寒。”


梅长苏被震惊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做饭?”


“没啊,确实不会,这不现学的嘛……”被喊黎刚的那个一米八纯爷们儿坦荡荡的把手机亮出来,百度百科——母鸡炖山药。


梅长苏读了两行,循循善诱问,黎刚你看到旁边有一行小字了吗,我语文学的不好,你读读是不是“产妇下奶食谱”。


这两个人对视了三秒钟,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黎刚:“……不好意思主任这个真没看见。”


门铃响起来,飞流扔下手里的pad咚咚咚跑去开门,又咚咚咚跑回来汇报:


“甄平!”


“哎咱们飞流还是那么有精神啊。”


甄平走进来,先跟梅长苏打了个招呼,再朝人挤眼睛:“路上遇见宫羽姑娘,我什么话都没说,她就问我是不是主任你病了——非要我带她过来,这会儿估计在门口找水果店呢,主任你做好准备。”


梅长苏叹气扶额掩面来完一套,发现黎刚甄平无动于衷,一脸认真准备看好戏的样子,不禁很是愤怒。


“——你们到底是我的人还是妙音坊的人?”


“哪能呢哪能呢……”甄平先表决心,顺便不不动声色的引开话题:“主任英明,主任你说啥就是啥,听说今天主任你去相亲了,是有这么回事吗?”


梅长苏把桌子上的茶够过来,抿了一口——他想起自己今天早上拙劣的演技就胸口一口气顺不上来:


“是啊,相亲相一半还把脚崴着了。”


“——什么?!”


对面两个人异口同声,倒把梅长苏吓了一跳。


“干什么。”


黎刚的表情叫一个精彩,欲说还休,欲迎还拒,又像是憋笑憋的很辛苦:


“不……没什么,单纯没想到主任你也有相亲的一天,之前还以为是蔺医生开玩笑——你知道多少姑娘为了你考研读博熬夜到凌晨四点吗。”


“如果有人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明天的天台就拥挤了。”


甄平立刻接口道。


梅长苏:……虽然不知道天台是什么梗但我还是闭嘴别说话的好。


“其实也没相成功啊……就当是带飞流去蹭了一顿饭。”


他懒洋洋地笑笑,强行压住心里莫名其妙的失落,把凑在自己身边的飞流又搂近了一点:“——飞流中午吃饱了?”


飞流点头。


想起被拒绝所以愣在当场的萧景琰和仓皇逃跑的自己,这人忽然觉得有点心烦,把杯子顿在桌上:“对了,还没问过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我发病这事儿的?”


啊,不愧是梅老师,这就问到关键了。


在头儿咄咄逼人的目光下,两个人立刻把蔺晨供了出来,说大夫早就嘱咐过,人冬天放在外面冻三个小时以上就可以黄色预警了,凡事再扯上萧景琰,直接红色预警。


看不出来蔺晨还挺靠谱的——


——啊?


——等等?!?!!!!!!!


等反应过来,梅长苏这下真有点挂不住了:“你们知道我去跟谁相——”


他差点咬着舌头才把相亲两个字吞下去:“你们知道我今天去见谁的!?”


甄平还一脸埋怨,哎呀黎刚你这人真是……蔺大夫不是说不能告诉主任的吗?


——不是,合着你们刚才那么惊讶原来是因为知道对方是萧景琰吗?!


“其实我不是去……你们懂吗,我是去帮他解围的……”


他解释的自己都不太相信。


“懂的懂的,主任放心,我们嘴很严实不会乱说话的。”


那两个人笑的意味深长,连连做手势示意他安心,梅长苏觉得背后发麻。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根本就没懂!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一声。


屋内瞬间万籁俱寂。


——————————————————


然后响了第二声。


——————————————————


让我冷静一下,也让小情侣冷静一下,然后上宫羽。


下一章会狗血注意。

评论

热度(347)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