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靖苏】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17)

白塔:

尊重起见,还是没把申明放在文章前面,怕睿津的妹子看的不舒服,就单独发了。


今天闹得我有点累。。不好意思啊大家,可能文也有点软踏踏的不好吃。
好啦现在你们知道我就是个神经不大正常的逗逼啦。。。想取关的现在还来得及哦?


狗血warning。


(17)


黎刚看甄平,甄平看梅长苏,梅长苏看黎刚。


黎刚垂死挣扎:“主任不带你这样的,公平起见我们划拳。”


梅长苏不说话,眼神阴测测的。


黎刚说还是我去吧。


咔嗒一声打开门,宫羽站在那儿,抱着个挺大的果篮,矜持又着急地朝里面探头。


“苏老师在吗……还好吗?”


“门口冷,宫姑娘进来说话吧。”


屋子里开着暖气,宫羽小心翼翼脱了鞋走过去,把果篮摆在桌子上,朝那个砂锅一皱眉。


“……山药炖鸡汤?”


梅长苏面上保持笑容,手里恨不得搓的不是暖宝宝是黎刚的脑子。


——随便谁说点什么把这个话题带过去不行吗!??


好在姑娘兰心蕙质,很快就用眼神表示了理解,挺担心地问:“苏老师还好吧……听说受了风寒又犯了旧疾?”


黎刚说我门口抽个烟,甄平说带我。


梅长苏骑虎难下,勉强挤出个笑容:“老毛病,反正过年没什么事,在家养养就好了。”


姑娘说,最近琴行的寒假辅导班我叫同事替了,苏老师你刚搬新家,一个人住还带着飞流,要不要我来帮忙?


宫羽这姑娘,没别的话说,就是好。大学体育老师,教健美操。温柔贤惠,会做饭会打扫,平常空下来了还弹弹琴,写写稿,河边踏青画个画……总之是个贴近大自然的森系女青年。


是人都看得出来,森系女青年宫羽喜欢病弱文雅型的苏老师。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怎么到了宫羽这儿就不行呢?


姑娘能做的都做了,给带过盒饭,说不用,食堂就挺好;给送过伞,说谢谢,可以和同事挤挤;给告过白,说不好意思,还没有成家的打算。


大家也都能看出来,苏老师对宫羽姑娘那就是同事之情,再多的没有了。


宫羽没放弃,理工科学校,老师和学生一个际遇,狼多肉少僧多粥少,男女比例8对2,周围一个有实力的竞争对手都没有,一见钟情不成就往日久生情发展……


——梅长苏装死,人给他送的围巾,他换个款式回一条,人给飞流买了书,他第二天也买点零食还过去。反正滴水不漏,就是不愿意欠姑娘人情。


他这时候有点惊讶,因为宫羽寒暑假在琴行带学生的习惯从好几年前就开始了,这次居然会为了他找人替班,不得不说姑娘实在是……。


病弱的苏老师咳嗽一声:


“这不好吧……”


“没事没事,”姑娘摇头,眼神里一片关怀:“苏老师你身体本来就不好,飞流又不怎么会照顾人,我们都很担心你。”


梅长苏头皮发麻,还没想到该怎么回绝这人,忽然听见外面甄平可大声的喊了一句:


“哎蔺大夫?你来啦!”


——————


“哎哎哎,来啦来啦!”


下午飘了点雪花,蔺晨从电梯口出来,在门口一边抖伞一边应声:


“哟,这怎么都挤在门口呢,你们那个病号呐?”


他收到两个“你懂的”的眼神,思索了一会儿,翻了一个“我懂了”的白眼。
——————


“来吧病号……一个中午没见想我了吗?”这人晃晃悠悠进来,看见宫羽,还挺风流地朝人笑笑——结果眼神一转也看到了桌上的砂锅。


梅长苏刚才就反应过来了,只可惜他崴着脚,无力回天,只好看着蒙古大夫朝那锅山药炖鸡越来越近。


他很忧愁地想,完了,蔺晨这个二百五肯定要说“哎呦我的天哪我不就一个中午没盯着你吗孩子都有了。”


蔺晨端详着那个锅,表情难以言说——基本是悲伤之中有一丝惋惜,惋惜之中有一丝惆怅,惋惜之中又有一丝恨铁不成钢。


“哎哟我的天啊……我不就一个中午没盯着你吗——”


——快来个谁把这锅东西端走!!!


那边甄平黎刚也跟着蒙古大夫进来,甄平眼力见好,在梅长苏还能克制住自己那会儿赶紧把砂锅挪厨房去了。


蔺大夫就当着宫羽的面,特别随意的扒下梅长苏的袜子,按一按,瞄了两眼——说没事,找点红药水来擦擦,过两天照样能出去浪。


他本来也不是来看扭伤的,从自己双肩包里掏了个听诊器出来,给人听了会儿,看他这次发病严不严重。


“没什么大问题,空调房里呆着吧。就是你这……怎么有点心率不齐,相亲被告白了心慌?”


——


甄平端起纸杯子,水刚进嘴里,噗的一下全喷出来了,黎刚也恍惚的不行,就在那儿面无表情特别机械的给同事拍背顺气。


梅长苏长长的,绝望的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今天要完蛋。


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


“什么……?”


果然,宫羽慢慢站起来,就这么一瞬间,眼眶都红了:


“蔺医生,您说什么……告白?”

评论

热度(327)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