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23)

白塔:

考完一门啦啦啦啦!!!!!【还有好多门啊=口=


(23) 


第二天萧景琰生活还是按部就班——感情这种事最多算生活调剂,他的世界中心还是派出所的一亩二分地。


更何况梅长苏都说了周末没空,这会儿也没什么好期待的。人照常晨跑买早饭上班一系列事情,结果路上又和穆霓凰狭路相逢。


穆霓凰看他,他看穆霓凰。


“……早啊。”


“早。”


看时间好像还来得及聊会儿天,两个人就靠边压马路。


穆霓凰跑步上班,这会儿把运动耳机摘下来揣在口袋里,扶着路边上的梧桐树做拉伸,一说话就哈出一口白气:


“昨天有事?不是说晚上聊的嘛,发你QQ没回我?”


“晚上没上手机,加班挺晚的,回家又写报告,折腾到十一二点。”萧景琰想起还有这茬,把手机打开:“你给我发了什么?”


人划开QQ界面,穆霓凰名字下面99+。


萧景琰:“……”


他面无表情地刷过99+的图片,在一大堆咆哮着的尔康和眼神犀利的普金中间找到了对方给他发的两句话,无非是问相亲怎么样,姑娘配合吗之类的。


“……我觉得有什么地方产生了误会。”


萧景琰收起手机,想着这件事今天问清楚了也好,就盯着穆霓凰看,把穆警官看的有点懵,特别不自然地耸了两下肩膀。


“——什么误会?”


本来还以为穆霓凰整他,不过这个样子不像装出来,萧景琰决定和她直接摊牌——人往树边上一靠,长长地叹了口气。


“根本没有什么姑娘,来的人是梅长苏。”


“啊?!”


“……所以你先别着急,我们核对一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穆霓凰说谢谢,你让我缓缓行吗,我年纪大了一时间接受不了——所以相亲也吹了是吧,我一猜就是。


其实也不算……不算吹了吧。


萧景琰眼神往旁边飞,没好意思和她说。


过半天好歹算缓过来了,穆警官想了想之前萧景琰那个核对事情的提议,说,当时我回家的路上给言豫津打了个电话。


“当时豫津好像在吃晚饭……刚说两句小子就把我电话挂了……唉,也是没什么好说的,言伯伯真厉害,现在除了他们家谁还讲究食不言寝不语那些东西。”


穆霓凰想事情的时候喜欢右手摸鼻尖,从学生年代起就这样:“大概晚上八点的时候这人和我说,已经搞定了,叫我放心。我还有点惊讶,就说这事对你还挺重要的,问他是不是确定没问题。”


“……好像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什么问题。”毕竟两个人都做了那么多年笔录,要是有问题早就听出来了,萧景琰有点纠结:“那他怎么说?”


穆霓凰眉毛纠在一起,顿了半天,说:“豫津好像特别放心,说他找了专业的,我当时还想呢,该不是淘宝上那什么七夕出租女友之类的呢,什么捏脸好看名字不奇葩陪聊天陪花海看风景智斗前情缘放真诚加100金之类的。”


萧景琰:“……穆青老打游戏就是因为你上梁不正下梁歪。”


——不过到这一步,关键节点也出来了,言豫津给他找的是个专业的……女朋友。


怎么听都觉得哪里奇怪。就这会儿穆霓凰看看表,萧景琰在边上瞥了一眼,离人上班大概还差十来分钟,穆警官估计得一路狂飙过去才不至于和她的年终奖说分手。


“不早了我得先走——你如果还想知道细节可以打电话问问豫津,有他电话吧?”果然对方挺慌张的,拍拍他肩膀就跑。


 


萧景琰望着穆霓凰跑开的身影,沉默了一会儿,决定先把这事儿放边上,上班第一。结果中午他还没想起来这事儿,言豫津直接一个电话过来了。


“——景琰哥你找我有事儿啊!”


人好像在吃午饭,说话含糊不清,叽叽呱呱地嚼什么东西——


不是,这人家里不是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吗?


“也没什么,”萧景琰正好是午休时间,坐在椅子里稍微活动了一下颈椎:“霓凰和你说的?”


“啊对啊……哎呦我不吃这个,景睿你自己吃……霓凰姐说你想知道我帮你找人那个事儿啊?”


既然萧景睿在边上,萧景琰也想起来,这是工作日,人家两个大学生要不是在食堂里要不就是在宿舍,当然没家里那么多规矩。


不过规矩也有规矩的好处啊,在这边听着言豫津讲话都怕他噎着。


“……我要不要等你吃完饭再打过来。”


“哎不用不用……哥你想问什么?”言豫津还呱唧呱唧不停,让人更担心了。


“就想问一下,豫津你当时是给我找的什么专业的人啊……?”


那边很快回答,就是新搬来的那个店啊。


……新搬来……什么店?


听萧景琰半天没反应,言豫津就补充说,就是原来林殊哥哥那个铺子啊,店主叫苏哲。这人是现在萧景睿大学数学老师的老师……反正关系复杂,一开始是萧景睿去问数学题,然后一来二去就介绍到了苏哲那里,居然就聊的还挺开心,这人年纪也不比他俩大多少,虽然名义上是老师和学生,但苏哲就直接说让他们用平辈的方法喊。


 


苏哲确实有个铺子,萧景琰记得自己当时还问过这人,店里做什么生意的——当时人怎么回答来着,“没一定,有什么活接什么活”?


萧景琰挑眉。


——这下事情有意思了。


“那你是怎么和人说的?”


“哎,当时我去店里找他的时候人不在,帮他看店的人是他一个朋友,叫蔺晨——景琰哥你还不知道吧,苏哲他身子不大好,那个医生就老在他边上晃悠。”


这人咕嘟咕嘟喝了一口汤。


“我把事情给他说了一遍,蔺大夫就挥挥手叫我回去,说没问题包在他身上。我一想想苏哲这么靠谱的人,他的朋友也不会多不靠谱……就回来了……咯。”


“咯……不好意思打嗝了,咯,那我就,咯,先挂啦,咯,拜拜景琰哥,咯。”


接着那边就挂断了,一阵忙音。


萧景琰:“……”


食不言寝不语啊——老一辈的话还是要听的。


这人百味杂陈地放下手机,对着面前的盒饭,有点惆怅。


整个事情过程好像已经明朗了,很明显罪魁祸首不是别人,就是梅长苏那个不大靠谱的大夫。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想都知道——不过还有一点他没有想通,梅长苏到底知不知情,是不是被他那个蒙古大夫忽悠的。


干想也不是办法……他把盒饭塑料盖子拆开准备吃饭的时候,办公室给敲了门。也不等人说请进,门把手直接被扭开,列战英侧个身子挤进来一点儿,冲萧景琰挤了一下眼睛:


“所长,苏哲老师在外面,让人进来吗?”


萧景琰眨眨眼睛。


————————


 


梅长苏不是空手来的,他提了一个碎花饭盒袋子。


光是一个碎花饭盒袋子吧,倒也没什么。就是那个袋子它的规格制式,它的花纹风格,以及这人从里面拿出来的两个乐扣乐扣保鲜盒,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特别的眼熟。


萧景琰组织了一会儿词措。


“……这是我们家的饭盒?”


“啊,对。”梅长苏朝他点头:“静姨让我带过来的。”


他露出了一个“有点难以启齿”的表情:“其实还有一个碗,但我看里面的东西,好像和食物这两个字差距有点大,就直接倒了,应该没关系吧”


“呃,没关系的,谢谢。”


萧所长有点恍惚,不知道怎么这人就和他妈认识了……不对,光说认识可能还不够,除了院子里长大的小孩子,他还没听别的什么人喊林静瑶叫静姨。


“大冬天特地跑出来,麻烦你了。”


梅长苏朝他摆手:“还好还好,我本来打算中午去学校拿个东西的,刚巧路过。”


人鼻子耳朵都冻得发红,昨天下了一夜雪,今天化雪,应该挺冷的。萧景琰就顺口问他有没有带暖手宝。


“天这么冷,不敢不带啊,”这人笑笑,从口袋里把那个马卡龙色小圆饼暖手宝掏出来晃了一下:“你这屋子就一直不开空调?”


“我还好——”想起这人的身子,萧景琰话到一半才反应过来,伸手去拿空调遥控器,结果被梅长苏按住了。


“我等会儿就走,飞流还在家呢。”


——还是挺冰的,萧景琰心里神使鬼差,就抓住梅长苏的那只手。


“暖手宝好像没什么用?”


 


梅长苏挑眉,没把手抽走,就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人。过了半天吧,萧景琰还没松手,他憋不住了,噗嗤一声轻笑,用空着的另外一只手从保鲜盒里夹了半块蝴蝶酥出来,晃晃悠悠地举到萧景琰嘴边。


“吃吧?”


萧景琰想想,咬住了那块蝴蝶酥。

评论

热度(334)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