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24)

白塔:

昨天半夜码字的时候没多想,今天早上起来看见天流未央姑娘和KID姑娘的评论,((´இ皿இ`)本来想艾特两个姑娘的!结果我手机愣艾特不出来!!!不开森)感觉自己推进度确实有点急,在此和昨天看文的大家道个歉,大篇幅修改了了才再放上来的。这样看可能会好一点?


这篇虽然是轻松向OOC脱肛文,但我还是希望。。呃,尽量做到自己最好吧?所以请不要大意给我提意见(ฅ>ω<*ฅ)我会认真看的!!也会努力不虎头蛇尾的!!【虽然也没虎头就是了(๑•̀ㅂ•́)و✧】


黑暗料理那部分也会小修改塞进接下来的文里,顺便也问一句,是不是都想吃日常不想看结局(๑•̀ㅂ•́)و✧你们要是想看日常我就多韶几集。


(24)


蝴蝶酥特别甜,层层叠叠的在嘴里碎开,梅长苏笑吟吟的,让人忍不住心动。


萧景琰问,你这就算答应了?


梅长苏挑眉笑了一下,估计是要装傻到底:


“不好意思,答应什么?”


反正人不管怎么说都在这儿了……再装傻能怎么样。梅长苏喂他蝴蝶酥的手还悬在那儿,萧景琰忽然凑上来,咬住他食指指尖,舌头从上面扫过去,轻轻舔了一下。


“——萧景琰!”


那人好像给他吓了一跳,手指急忙撤回去,甩了甩:“你怎么不要脸呢!”


萧所长原来心里也打鼓,不过看梅长苏居然被他吓到了,紧张全变成了好笑,就想着这苏老师真的挺有意思。


“我吃不完这么多……齁甜,你要不要拿一盒给飞流?”他把其中一个保鲜盒推给梅长苏:“今天估计还得加班,回去的时候你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发个短信。”


刚才梅长苏进来的时候顺手把围巾解开放桌边上,萧景琰站起来,拿过那条围巾替人围好。


“快回去吧,别再冻着。”


他做这一系列事情的时候,梅长苏特别安静,什么话都没说,光在那儿看着萧景琰笑笑。


等萧景琰反应过来,这人就有点无奈地耸耸肩说——萧所长,我又不是飞流。


也是……人是大学老师,还常年带着个小孩,当然自己能照顾好自己。萧景琰平时也不是很唠叨,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自己简直像林静瑶上身,不由觉得有点尴尬。


“那你自己小心。”


梅长苏低声笑着答应了,把那个饭盒包拎上,转身要走。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什么,又转过来,朝着萧景琰挑眉:


“那我走了?”


“啊……?”


人抱着臂,饶有兴致地重复了一遍。


“我真的走了?”


——萧所长这下反应过来了,他忽然动手,拉着梅长苏的胳膊把人拽近,在人嘴唇上端端正正地亲了一下。


也没有做太多余的事,就是一个很轻的吻——但萧景琰能明显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声音也有点哑:


“晚上给你打电话。”


他扶着这人肩膀转过身去,轻轻推了梅长苏一把,对方好像在憋笑,肩膀一直在那儿抖,最后头也不回说了句“好啊。”


——


那个人离开之后,萧景琰才算放松下来,揉揉自己的脸,长出了一口气。


事情发展的这么顺利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就这么一路走下去好像也没有问题……但好像总有什么事情悬而未决,老挂在人心上。


——估计是职业病吧……看谁都像反社会——再说像他这种半夜在家还要忙工作的劳模,殚精竭虑,有点神经质好像也是正常的。萧景琰稀奇古怪的理由好像把自己说服了,咬着笔杆子继续看文件,把心里莫名其妙的疑惑全扔到了爪哇国。


——


晚上列战英值夜班,人好像家里出了什么急事,下午过来找萧景琰请假。他那个夜班其实也没多大事,萧景琰就给批了,准备自己替他一天。


过了晚饭时间,他给林静瑶发个短信,说今天大概不回去了,和同事换了夜班。


林静瑶过半个小时回他一条,说今天晚上小苏过来陪我吃的晚饭,人刚走。


——他妈是怎么和梅长苏在短时间内建立了革命友情这个事儿确实还待考,不过想一想,两家阳台都是对着的,一来二去怎么着也见到过一两回吧。


不要说还有个飞流。


这人合上手机,对着电脑赶今年年底部署工作的电子稿,这一套活他熟悉,慢条斯理搞完再把东西发出去,看看时间,也就八点多钟。


长时间对着电脑脖子有点酸,人站起来活动两下,想起了要给梅长苏打电话的事情。


马上要过年了,人人家里好像都在包饺子,梅长苏也不能免俗,就和飞流在客厅饭桌上包。他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手上全是面粉啊水啊什么的,看看来电显示,起来找了块抹布擦手,又坐回去。


“喂?”


“是我——你回家了?”


“对,”梅长苏在电话这边笑了一声:“静姨和你说了?”


飞流突然猛抬起头看他,眨眨眼睛,说:“水牛……”


——对啦,就是水牛,这人去揉飞流的头发,记得见面的时候不能这么没礼貌,要喊人家哥哥。


因为提起飞流,梅长苏就继续笑着和萧景琰聊,说今天给你送吃的这事儿,还多亏飞流呢。


好像是飞流隔着阳台那儿看见林静瑶,他才有机会和人见面。隔着阳台不太好说话,林静瑶就邀请这两个人到家里坐坐。


这样啊……也不是说不通,林静瑶本来在家里确实挺无聊的,把萧景琰周围那几个小辈邀请过去做客也是经常的事情。不过人还是有点惊讶,觉得他妈对自己的恋爱对象好的出奇了。


——静姨确实很热情,这种请君入瓮式刚进门就被端着榛子酥拆穿身份的非典型见家长活动,给人造成了成吨的心理阴影,到现在梅长苏想起来都觉得笑不出来,心头简直有阴风吹过。


不过这一节就不用和萧景琰细说了。


大概又说了点年底安排,两个人都挺忙的。萧景琰那边是逢年过节照例乱七八糟脚不沾地,梅长苏这边……


萧景琰说,大学那边不是都辞掉了吗,怎么还忙呢?


研究所的事情可多啦,梅长苏叹气,他是项目一个小板块负责人,年底快放假的时候光总结交接就搞得人晕头转向的。


“还算好了……有些人还得负责应酬,我每天装得病殃殃的上面才放了我一马。”


“怎么能拿自己的病开玩笑。”萧景琰觉得他口无遮拦,不由皱皱眉。


结果梅长苏在那边噗嗤笑了一声:“放心,真没什么大事,你别看蔺晨天天无二带鬼那个样子,真到关键时候还是挺靠谱的……别皱着眉毛了,皱眉毛老的快。”


萧景琰下意识摸摸眉心。


——你怎么知道……


一猜就是啊,对方在电话那头,语气不瘟不火的,藏着点笑意。


“你这个人太好猜了。”


之后的几天就维持这个频率,每天通一两次电话,说点不咸不淡的东西。两个男人也没什么内容可煲电话粥,讲个十几分钟都算多了。


——


梅长苏腊月三十晚上才将将放假,他那群同事朋友集体过来玩,不知道为什么中间夹了个蒙挚。


萧景琰正好也在家里,列战英家里事情好像闹得不小,就把佛牙送回来了,人没事就在书房逗狗玩。结果那天被林静瑶敲门,说对面有人喊他。


……什么玩意儿,隔空喊话?梅长苏今天够热情。


他出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对面阳台上是蒙挚,正拿了个保鲜盒一类的东西,跃跃欲试想往这里扔。


人冷汗都下来了,对着蒙挚喊,蒙大哥你干什么!


后面黎刚甄平一帮人还起哄,喊回来说主任家里今天包饺子!给你们送一碗!


梅长苏给挤得根本没地方站,就打电话过来,听那个声音也是气急败坏,说这帮人我来收拾,你别管。


……哦。


最后物业夏老爷子遛弯路过,指着楼上骂,都干嘛呢这是!都下来!闹着好玩是吗!!


这事儿才解决了。
——


那啥,看到这里的小伙伴,真的不去瞧一瞧我前一篇lof,留个言啥的吗?

评论

热度(332)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