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25)

白塔:

嗷‌,日常。


【25】


梅长苏默许了两个人的关系。


其实也在萧景琰的意料里,这个人属于内敛型,真想听他说什么“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好像不大可能,那就这样也挺好的,互相打打电话,有空的时候或许能聚在一起吃个饭,再看看两个人对对方的感觉,考虑是不是可以走到下一步……


后来几天基本没发生什么大事,就是梅长苏不知道搭错什么神经,要跟林静瑶学做饭。


过年那几天萧景琰他爸没回来,林静瑶那边亲戚基本不走动,闲的发慌。梅长苏天天拎着鱼虾蔬菜来他家,一口一个静姨叫的乖乖巧巧,很快就被欢迎进厨房了。


萧所长是拒绝的,因为他被林静瑶鼓励去尝梅长苏做的菜。


要不怎么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呢,就料理发明创造的这个层面,梅长苏和林静瑶进行了深入切磋和沟通,简直一拍即合,打个土豆泥都要构建高等函数求导到十四阶。两个人在厨房里灵感碰撞出火花,激情燃烧,草稿纸上笔走游龙,恨不得立刻母子相认。


萧景琰有时候在客厅逗着狗,看见厨房里人间烟火无比温馨,梅长苏和林静瑶谈笑风生——怎么说呢,挺发愁的。


这人年前二十六七开始拜师学艺,到元月十五已经得了林静瑶的真传,做的一手黑暗料理。


十五那天J市特色夫子庙老门东有画舫花灯什么的,派出所得去维护治安。那个场面估计挺乱的,而且花灯展通宵,前几年这天晚上的外勤集体抗议,结果换成两班倒,晚上六点到午夜十二点一班,第二天凌晨再一班,不然要累死人。


萧景琰是第一班,但按照这人的个性免不了在闹市区守通宵——那天白天他人在家里,忽然想起这件事梅长苏不知道,自己好像应该只会他一声,免得对方晚上找不到人。


——结果到了人面前,萧景琰看见梅长苏桌上有个马克杯。


以这人多年基层练就的敏锐直觉来看,那里面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好不要多问,好奇心既然能杀死猫,就能杀死萧景琰。


不过因为这会儿梅长苏窝在他书房里,用的是他的电脑,人是他的男朋友……好像于情于理萧所长都应该问一句,梅老师对他的马克杯做了什么惨无人道的事情。


“……这是什么?”


梅长苏好像在研究什么网页,听他发问,看了看杯子,说——哦,刚做的马克杯抹茶蜂蜜蛋糕。梅老师字正腔圆,感觉还挺那么回事的。


萧景琰完全不以为然,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犯罪嫌疑人他见得多了,譬如梅老师这种他就不会刻意相信对方的一面之词,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不是你等会儿……


这人挺谨慎地把马克杯盖子掀起来,底下那坨千疮百孔,造型艺术常人无法理解,发霉变质了的发糕似的东西——姑且这么说吧——正凭空散发出死亡般诡异的气息。


“……你说这个黑色的发糕,是抹茶蜂蜜蛋糕?”


萧景琰的话可能有点伤人自尊,但梅长苏金刚心,就当做没听见,很淡定地安慰他说——没事,虽然面上不好看,但我确实是按照网上那个步骤来做的,味道一定好,你要不要尝尝?


萧景琰说客气了,我中午饭吃的挺饱的。


梅长苏就说,那我们分。


……都多大人了还玩小情侣那套啊——萧景琰挣扎了半天,英雄难过美人关,说那行。


——结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两个人都吃得神志恍惚。晚上梅长苏说什么也不去看灯,趴在桌上改他那个蛋糕加蜂蜜比例的函数,说不可能啊我这个是黄金分割比,怎么做出来这么甜,肯定哪里算错了。


其实也不一定就是蜂蜜的问题啊……这把蛋糕做成发糕本来就是一件非大智慧所不能够的事情,像蜂蜜啊红豆啊泡打粉啊淡奶油啊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可能是梅老师做数学题倍儿溜的脑子,不大适合搞这些东西——


萧景琰惆怅半天,梅长苏看他欲言又止,就偏过头问,萧所长你有什么建设性意见吗?


萧景琰说没有,你开心就好。


————


虽然过年那段时间人经常串门,但有利有弊。


梅长苏老往他家跑,飞流没人照顾不行,后来就带着小孩子一起过来。先遭殃的是家里的狗,佛牙从前无论是在派出所还是在家里,都是大爷,路上横着走的那种——结果飞流一来就像村里进了鬼子似的,狗被追的满地乱跑,发展到最后一看见这小孩就哼哼唧唧往萧景琰腿后面躲。


另外一个问题,虽然两个人接触的挺频繁,但毕竟是在林静瑶眼皮子底下,真是想干啥吧……啧。


比如有时候吻得正缠绵,梅长苏就能忽然一把把人推开半米远,然后回头一看,林静瑶就在那儿笑。


这老师也是成迷,平时文文弱弱地搬个桌子都搬不动,这会儿推他的力气倒是可以——打LOL拿他这个劲头去推对家的塔,还打什么小龙大龙,咔咔两下的事。


萧景琰喜忧参半,叹口气,听见厨房里林静瑶叫他,估计又是试吃啥新鲜东西——这人开始考虑要不要和梅长苏那边那个医生打好关系,说不定哪天就要送急诊洗胃。

评论

热度(289)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