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29)

白塔:

为了庆祝吖商成功降落金陵【】,强塞了一个lol梗。


-催更还有30s到达战场。


-无视他们。(不)


关于最后梅长苏上峰那段。我现在还没想到更好更容易让人懂的解决方法。就当悬念吧(๑•̀ㅂ•́)و✧。。。【。】


(29)


“小殊——”


梅长苏在前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萧景琰毕竟于心有愧,安静如鸡地跟了他大半路,还是忍不住开口喊了一声。


“你原来眉毛上没有疤的,你……”


你原来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你这么多年去了哪里,现在怎么回来了,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不是心里还没原谅我爸,当年的事情到底什么情况,姨父最后怎么样了,我小姨现在在哪里——人职业病出来了,一大串子问题挂在嘴边上,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结果对方头都没回,异常果断地甩来两个字。


“车祸。”


什么……


“——车祸!?”


这十来分钟里人一下子接受的信息量有点大,懵了半天才赶上去,拽住梅长苏胳膊把人拉到自己面前:“你怎么从来没说——”


“你给我放开!”


人把他甩开,声音有点抖,大概还在生气——但萧景琰已经急的红眼,直接把人抱住了,他倔起来要命,这种时候不要说梅长苏的话听不进,可能林静瑶来劝都没用。


“有什么现在不能说的!你瞒我什么?”


“萧景琰!”


——


“啊,那个什么……”


估计刚才两个人都专注着,没发现旁边已经有人靠着树站那儿了,这时候一起看过去,穆霓凰手里握着手机,脸色也有点尴尬。


“……林殊哥哥。”


梅长苏面无表情点点头,奋力从萧景琰怀里挣出来,僵硬的转向穆霓凰。


“哦,穆警官,玩够了?”


“……玩够了。”


穆霓凰赶紧低头,眼刀子直往萧景琰那儿瞟,脸上也羞得发烧,就想吃一堑长一智,找谁不好要找萧景琰合伙——这人从小学猪队友到现在,也算得上猪队友界的一把翘楚……


林殊以前很少生气,就算气起来,无非耍性子闹脾气,顺着毛哄哄就好,实在不行就请他一顿肯德基两个香辣汉堡再撒撒娇——可现在是梅长苏,一个披着梅长苏皮的林殊要是生气了应该如何对付,两个人都不太清楚。


“闹够了就快回去吧。”这个人说话都僵硬着,听的人忍不住背后发毛:“聂铎挺着急的。”


“哦……”


穆霓凰还想再讨饶两句,看梅老师脸色铁青的样子,也不太说得出啥。


就梅长苏转过身的档口,那俩都还愣着准备没话找话——


这人腿一软直接倒下了。


——


“你们找个谁去控制一下飞流……哎那个谁,警察同志你就不用去了,我估计他要打的就是你。”


——脑仁儿疼啊。


再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色还有点儿恍惚,还没等梅长苏反应过来,接着一床白色被单措手不及劈头盖脸罩在脸上,一个特别熟悉特别欠的声音在那儿说:“外边儿守着去吧,这没你事儿。”


然后是萧景琰的声音,有点踌躇无措。


“……蔺医生,小殊他……”


哦,差不多想起来了。几个人去外面儿郊游,然后穆霓凰和萧景琰这两个货设计耍他,直接给人催的气血上涌。他那个手术后遗症忌情绪激动,当时被萧景琰抓住胳膊,人顿时就心绞痛,脑子里炸烟花一样,硬撑了几分钟不到就直挺挺倒下去——蔺晨一只手按在人脸上,挺不耐烦地赶萧景琰走:


“你是大夫我是大夫啊?”


“……哦。”


梅长苏表情抽搐了半天,终于听见关门声,然后白床单掀开来,凑过来一张大脸。


“哟,醒啦。”


人视觉还没完全恢复,就觉得眼前白茫茫的,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这个时候忽然外面门又被敲了两下,之后嘎吱扭开,吓得蔺晨赶紧再把被单捂到病患脸上去。


“——那个,医生你还是把被单往下拉点吧这样小殊会闷……”


“你赶紧给我出去!!!!”


蒙古大夫跳起来冲过去把门“啪”的甩上,怒气冲冲地走回来,一脚踹上垃圾桶。


“长苏你这青梅竹马真挺溜的,我跟你说再把他留这儿半天医院估计能淹了。”


梅长苏慢慢清醒了,周围都是医院的陈设,看着像妇幼。他伸手把自己脸上的被单拉下去,闷了这么大会儿,人忍不住咳嗽了一阵。


“这……咳咳,医院啊,景琰,咳,怎么………哭了?”


蔺晨坐下来,看桌子边上有个苹果,就拿过来用个小刀在那儿削。


“我的妈呀,你别说了,我以前老觉得这人看着还挺铮铮硬汉的,结果刚才——”


他学了个哭脸,把梅长苏逗笑了:


“景琰就这样……我们以前就老欺负他,算了,跟你也讲不明白。”


他活动了两下,感觉身上还有点力气,就扶着床慢慢坐起来:“……我现在没事儿了?当时我怎么来的?”


蔺晨沉默一会儿,和他说,你做好准备,一会儿出去可能要接受全院小护士的注目礼。


梅长苏:“……excuse me?”


——


“简单说,就是警察同志抱着你上来砸了我的办公室门……我开门那个心情,你未必能懂,简直就是全世界都他妈充斥着爱恋的酸臭味儿——哎卧槽。”


医生泄愤似得削苹果,说到这儿皮咔嚓断开了,他低头把那段果皮捡起来扔进垃圾桶:


“只有我和小飞流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你承认自己是狗我没意见,能不能别带着我们家飞流。”


蔺大夫免疫垃圾话,顺势发动最后一击。


“萧景琰用的公主抱。”


梅长苏:“……你们医院有什么能躲开小护士的应急出口吗。”


——


萧景琰先带人来,蔺晨马上安排床位给人,这边空床少,蔺大夫下去联系人的时候就让萧景琰把人先抱到楼上正畸科去躺着。后来穆霓凰和聂铎把飞流带来,小孩儿什么都不知道,以为他苏哥哥怎么着了——闹的厉害,几个护士都没哄住。


“刚才我爸来了一趟……病有反复啊,现在还没仔细看,等把你这亲友团哄走了可能要上几个大检查——啊对,还开药了,这会儿就先开基础的,等查完估计还有不少等着。”人掰着指头数出好几个药名,都是那种听着就像生化武器的,梅长苏叹口气,缩回被子里,把被单重新捂回脸上:


“我是林殊的事儿,景琰知道了。”


“看出来了,刚才他黏这儿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说话——啊还有那女同志,也你发小吧,俩人一块儿哭,我第一次感觉自己在火葬场工作。”


梅长苏接着叹气,想了半天,最后说,你把人叫进来吧。


“……所以吧——”


医生开始还絮絮叨叨地在那儿说,忽然听见这人一句话,差点咬着舌头:


“啥?”


梅长苏在床上挪挪,又坐起来:“……景琰这嘴太实在,之前瞒的那么严实不就是怕他知道,我会待不下去嘛。这事儿出来,聂铎估计已经通过气了,上面很快就会来提人——”


他笑笑,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摊开盯着看。


“反正……一时半会儿是见不到了,最后再说两句话呗。”


他自己心里大概有个谱……这次回来住,上面本来就不同意,这会儿处于安危考虑也会立刻把人隔离起来,以后再和萧景琰见面的可能性,也就那么大点儿了。


“免得两个人都有念想。”


蔺晨说你这人挺酸的,看不出来,果然搞对象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散发出酸臭味儿……


他终于削好那个苹果了,抬手咔嚓啃了一口,嘴里嚼着,话都不大说的清。


“——行,等着吧,我给你叫人去。”


没想到梅长苏一脸震惊:


“你等等,你刚才削半天,这苹果不是给我的?你这人对病患怎么这么残忍啊大夫?”


蔺晨刚从陪护椅上站起来,也一脸震惊:


“我靠,我给你削苹果,梅长苏你还在梦里呢。”


(TBC)


————


聂铎是穆霓凰的,也是江左盟的,但说到底,其实还是公安局的……


能看懂吗这章!!


20天不动笔,手里感觉有点乱……哪里不对你们提呀QAQ!!!


嗯,blx,喜欢看青骨的好少啊QMQ别这样!

评论

热度(294)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