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新年番外】

白塔:

新年快乐。。!!!!!!!!!!!!!!!!!!
不许催稿,今天催稿,一年都要被催稿。


金陵小区日志【番外】🍊


腊月廿四扫房子,马上又要过年了。


萧景琰往梅长苏屋子里搬了一盆金桔,挺高的,看着喜气。


虽然说坐电梯运上楼,但毕竟是搬进搬出,肯定挺累人,萧所长本来穿个阿迪贝壳羽绒服,一路上热的脑门都冒汗,这会儿直接脱下来甩梅长苏客厅沙发上。


桔子总算搬进来,路上磕磕绊绊地撒了点土,这人拎着簸箕扫帚去打扫,梅长苏抱着水捂子跟在后面跑,挺为难的说:


哎其实没必要……


“怎么没必要了,挺好的,过年就有个过年样子。”


萧景琰的节日观念随他妈,属于那种传统节日誓死捍卫的人——比如他重阳节一定要陪林静瑶去爬紫金山的,打雷下雨股票跌破两千点都要去,爬完了在天文台上咔嚓一张。


怎么说呢,就是特别仪式感。


打扫完了倒垃圾桶里,两个人回屋,看见蔺晨和飞流一边一个正在摘盆栽上的桔子吃,树顶上已经给摘秃噜了,江山一片绿。


梅长苏发出一声呻吟:


“……你看吧,这玩意儿根本撑不到大年夜,我估计明天就得阵亡。”


金桔都不用剥皮,直接往嘴里塞,确实方便快捷适合偷吃,不过这俩人估计没想到偷吃,吃的挺光明正大的。听人这么说,蔺晨一脸茫然,又从树上扭了个桔子下来。


“看什么看,那按我说啊,唯妹子与肚子不可辜负。桔子买了不就是拿来吃的吗,你要摆个喜庆的……把圣诞节长苏买的圣诞树拿出来啊,红红绿绿的多好看。”


——这医生怎么这个德行???


梅长苏说蔺同志,你控制一下自己的言行,咱们社会主义讲究共产,人家萧景琰搬上来这么累,一口还没吃呢,你倒吃的欢。


蔺晨翻个白眼。


“哦,我们梅老师是唯条子与凯子不可辜负。”


梅长苏做出一副横眉倒竖的样子,问你到底是不是来求我办事的?!
——
蔺晨确实是来求人办事的。


去年把飞流带回家那个骗局进行的非常顺利,今年还没过年呢,蔺医生已经来软磨硬泡要求续借了。


俗话说得好,好借好还,再借不难。梅长苏说,你还想借飞流,第一个先问问飞流答不答应,第二个,能不能给点诚意呗。


这大夫来了之后就往沙发上一靠,海绵宝宝枕头一搂,电视翻到央视七套农业军事,呱唧呱唧把萧景琰的一盆金桔给啃了,怎么看也不是像来求人的。


人大手一挥。


——哎呀梅长苏你这个人好烦,我下次来给你俩带点橙子还不行吗。


这下梅长苏来劲了。


“你老家那边带来的?琅琊山的甜橙啊?”


“啊对对对就是那个行了吗,赶紧的把飞流借我吧求你了大爷……”


——————


给烦的不行,除夕那天人果然抱来一箱橙子,蔺晨老家琅琊山,估计是山水好,橙子特甜特好吃,然后梅长苏经常叮嘱飞流,橙子吃一两个就行了,吃多了可能会变成精神病,你看你蔺晨哥哥他就是,这年纪轻轻的……


因为梅长苏前几天复查了回来说身体一切平安,大家就定他家吃团圆饭,也是个好兆头。早上蔺晨打电话指名道姓让飞流去他那儿帮忙搬橙子的时候,穆霓凰拖家带口的就先到了。


穆警官空着两手气宇轩昂进来,后面跟着聂铎,一脸生无可恋,提了个老母鸡。再后面垂头丧气跟着穆青,一只手里是饺子皮啊肉糜啊什么的,另一只手里提了一把韭菜。


除夕晚上要吃饺子,这几个人约好了现包。


穆霓凰还没说什么,聂铎看着客厅摆的那个金桔盆栽,忍不住皱了一下眉毛。


“呃……这怎么吃完了还摆在客厅?”


穆霓凰震惊,赶紧回来仔细观赏,一边观赏一边啧啧嘴巴,说我都没看出来这是个金桔,还没过年呢怎么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穆青你快别摘了这也不剩几个了,看着多心酸啊。


——没事没事,穆青别管你姐姐,这摆在这儿不就是让人吃的吗。


梅长苏笑笑,把聂铎手里的饺子皮接过来摆在桌上,鸡是杀好的烫过毛的,就扔厨房水池里。


门铃响起来,是研究所的人到了,后面居然跟着萧景琰,估计是在电梯里遇到的,就一起上来。


这一年发生不少事儿,萧景琰算和研究所俩人混了脸熟,电梯上遇到也打个招呼。


人带了几个保鲜盒,先拿出来俩,有泡芙有小曲奇饼,甜美可爱,最后端出来一盒画风不那么明媚的,估计是他妈的艺术创想作品。


梅长苏咳嗽了一声,以免误伤路人,他把那盒接过来端厨房去了。


林静瑶还有一批梅花糕没做好,准备晚上再来。既然等不到唯一一位长辈,几个人也就开始准备和馅。


饺子馅这个东西,众口难调,轮流自报家门之后发现好歹都是咸党,那还好,就从阶级矛盾转化为了人民内部矛盾。


最后敲定先包韭菜白菜两个口味。


白菜接受度最高,韭菜味道虽然有点重,但毕竟是传统项目,弃之可惜。


和馅调味这些事儿,大老爷们儿做不来,就留了一个穆青给他姐打下手,其他人在旁边吹牛。聂铎人比较安静,基本就是黎刚甄平说点江左那边的事情,他俩虽然不是聂铎那种腼腆的人,但笑点奇怪——反正搞科研的都这个样子,手机里的表情包都是什么拉格朗日的凝视和笛卡尔的嫌弃,讲的笑话干巴巴的,其他人听着也不怎么笑得出来。


梅长苏偷偷给萧景琰发微信,说我有点想喜剧演员蔺大夫,后面接了个无聊的满地滚的鸡蛋表情。


萧景琰憋着笑,回他:


你心里想想就好了,别说出来,说曹操……


他还没打完这行字,就听见外面有人砰砰砰敲门,穆青跳起来跑去开门,就看见喜剧演员蔺大夫把头伸进门,笑嘻嘻地问:“人挺多啊?”


——曹操到。


琅琊山甜橙,一箱十几个,个头大,打开满屋子飘香——萧景琰捡了一个,坐在沙发边上慢慢剥。穆霓凰以前喜欢带水果上学,冬天的时候林殊和他就是姑娘的苦力,轮流给人剥橙子,结果练得一手好技术。


从橙子底下开口,顺着把整圈剥下来,就留顶端一小块儿皮。梅长苏向他伸手,萧景琰就把橙子递过去,对方接住,连着那块皮把橙子中心的梗也抽了出来。
——就像个小伞似的。


“好久不给霓凰剥……”梅长苏拎着橙子梗,晃了晃,扔在茶几上面,一脸怀念:“就光记得怎么抽这一下了。”


飞流本来在那边听蔺晨和甄平他们扯淡,忽然看到梅长苏往桌上扔了个什么,就转头过来,抓在手里玩,研究了老半天。


萧景琰说那你消停着吧,张嘴吃就行。


这人握住他的手,把橙子破开两半,给梅长苏掰了一瓣,喂到嘴边上。


梅长苏想想也对,张嘴接住橙子吃了。旁边蔺晨伸手把飞流眼睛一捂,大家都眼不见为净。


——
萧家两个小的被双规以后,萧景琰他爸就引咎退了……老爷子其实也可怜,没想到平时乖乖巧巧的儿子底下这个样子,之后就有点儿黯然神伤,好久没在公众面前出现。


梅长苏八月动了手术,大学那边儿的事儿就全推掉了,反正他和新来的校长不大对盘,没什么大可惜的。首都科学院批了两个月的假下来,人手术完躺了半个月就重新开始活蹦乱跳,剩下一个半月都在放飞自我,窝在萧景琰家书房打4399小游戏。


江左盟那帮人提着水果篮子来看他,就特别痛心,说从前叱咤风云翻云覆雨的宗主现在怎么沦落到打森林冰火人的地步了呢……梅宗主还没说什么,飞流听出来这帮人欺负他苏哥哥,就抱着佛牙满屋子追着人打。


聂铎本来也是江左盟的人,后来被调到穆霓凰她们局子里搞痕迹学,中间环节不好讲,不过猜猜也知道大概是蒙挚和梅长苏串通一气。穆霓凰因为聂铎帮着梅长苏瞒她这件事儿生了大概一个礼拜的气……不过小情侣就这样呗,床头打架床尾合,一个礼拜以后聂铎偷偷摸摸地给人塞了盒巧克力穆霓凰就消气了,两个人请年假出去玩了一趟——不知道是不是梅长苏那边给小伙子出的馊主意,反正玩着玩着这人忽然咔嚓跪下来掏了个戒指盒子出来,差点把穆霓凰吓得栽一跟头。


总之搞对象的都进入谈婚论嫁阶段啦……


萧景琰这次按功应该升了——蒙挚过来和他谈,没想到人又不太乐意,说算了吧,人也不小了……对政治没啥太大兴趣,窝在自家门前一亩三分地也不错。


因为是在萧景琰家书房谈的,梅长苏也在,这人本来什么话都没说,安安静静地打游戏,结果听到这儿就把头抬起来,问:


“一等功高考有加分吧?”


蒙挚说我不知道啊——有吧,应该有?


梅长苏就点点头,第二天问萧景琰愿不愿意去领养个儿子。


萧景琰被震惊了,说不是,就为了高考这几分儿你去给我忽悠了个便宜儿子……?


梅长苏拿大白兔奶糖砸他。


后来小孩儿自己坐车过来,敲他们家门。萧景琰去开的门。小孩比飞流小一点儿,脸白白净净眼睛细细的,挺文静有礼貌地开口说—您好,我叫萧庭生,我爸是萧景禹。


萧景琰当时什么都没说,直接跪下来把小孩儿抱住了。
——


下午一起包饺子,人人都弄得满手面粉——飞流还拍了佛牙一脸白。江左那几个聚在一起嘀嘀咕咕要包个傅里叶函数N维空间的饺子王,最后把梅长苏也忽悠过去商讨大事。


饺子包好的时候林静瑶就到了。梅花糕属于趁热吃才好吃的那类,她进来了就一人发个纸杯子,招呼大家赶快尝尝。萧景琰被忽悠去下第一锅饺子,回来的时候看见自己那份在佛牙嘴里。


梅长苏说你也别太难过,反正静姨在家也做,偶尔一次……


萧景琰说不,在家也是佛牙吃的比我好,你告诉我你觉得我和狗谁像亲生的?


梅长苏:“……节哀顺便。”
——
庭生晚上五点才下补习班。义务教育害人啊,小升初的孩子,大年三十补课到晚上五点,披星星戴月亮,人回来还和萧景琰说,我们班有同学还学钢琴,学画画,学……


这么爱学习的孩子真的不多见,从小不算尖子生的萧景琰都被他感动了。


小孩子回来以后乖乖地和一大堆叔叔阿姨打招呼,然后就窝到飞流那边去玩佛牙。


五点多准备把饺子下下去开饭,最后萧景琰坐到桌边,梅长苏给他夹了个东西。


萧景琰沉默了一会儿,问这是什么东西。


梅长苏说,我们下午包的那个傅里叶饺子王,你不觉得它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数学的神圣之光吗。


萧景琰:“……这不就是个大包子吗你不要骗我。”
——


外面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开始放烟花了,飞流第一个冲出去看,庭生跟在后面,两个人扒在阳台上叫。后来饺子吃的差不多了,大家都凑过去,梅长苏也慢吞吞地往阳台走,被萧景琰拉住手。


人冲他挥了挥手里的打火机,说,下楼。
——
梅长苏在电梯里问,今年又给放烟花了?


“……小区里没事儿,主要学校周围看的紧。”萧景琰说,我偷偷藏了烟花你就不惊讶?


梅老师笑了一声:“你三岁就会在口袋里藏擦炮了,藏了又不敢放,就说是给我留的,你以为我不记得?”
——可是那就是给你留的啊。


萧景琰也笑,下了电梯以后从地下室搬出来一个挺大的盒子,108响烟花。人把打火机递给梅长苏,示意他去点。


——这个也是给你留的。


结果人还没点上,那边噼里啪啦响起了鞭炮的声音,接着言豫津一路跑过来,边跑边喊:


“爹你怎么老放人家车底下啊把人轮胎炸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身后二十米吧,言阙慢悠悠地从鞭炮浓雾里走出来,闲庭信步,面不改色,手里还提着两挂那种一看就大几百响的挂炮。


梅长苏:“你知道我想到什么了吗?”


萧景琰:“……真英雄绝不回头看爆炸。”


梅长苏意味深长地回头看了这人一眼。


和言家父子遇到了,这俩也就跟人寒暄两句新年快乐,梅长苏问言豫津怎么没看到萧景睿。结果男孩儿挠挠头,好像也有点迷茫:“刚才还在的,结果我爹鞭炮炸起来雾太大就找不到他了……不说这个,你们也要放烟花了吗?”


“是呀——”


梅长苏低头把引线点了:“你们离远点儿,这么大的怕蹦着人。”


“噢噢噢哦哦爹我们往后……”


言豫津扯着言阙往后站,梅长苏赶紧也退了回去,蹭蹭萧景琰。


很快第一发点燃,火花刺啦啦窜了上去,半空里啪的炸开一次,接着再接力窜上去不少,第二次炸开,橙色的烟火骤然散开,搀着点红色,组成极其绚丽的图案。


“苏哥哥!!!”


梅长苏抬头,正好能看见自家阳台上飞流和庭生都在往底下挥手,他也就笑着朝人也挥了挥。


火花接连着炸在空中,萧景琰转头去看梅长苏——人正抬头看烟花,眼睛里面全是亮晶晶的东西。他想了想,凑到人耳朵边上,说了一句新年快乐。


梅长苏也把头扭过来,那些烟花就留在他眼睛里面了,五光十色的,叫人怎么也看不透。他们互相看了很久——
——


“亲一个!”
后面有女声喊,这两个互相傻看的人都给吓了一跳,结果看过去,穆霓凰她们那群人都下楼来了。


“亲一个!!!!”


江左盟起哄起的特熟练,聂铎也混在里面拼命鼓掌。言豫津也笑嘻嘻的——这群人谁也不是瞎子,他俩的事儿大家多少知道,男孩儿跟着喊:


“快!!快亲!!”


言阙都慢吞吞地鼓起掌,斯斯文文地朝人点头——林静瑶站在一群年轻人后面,不说话,就是笑。她搂着飞流和庭生,旁边是一脸“你们开心就好”的蔺晨。


——那都这样了……不能不亲啊。


梅长苏想想,就主动把脸凑了过去,萧景琰很快捧住他的脸,两个人飞快碰了一下嘴唇。


烟火噼里啪啦地响着,不知道谁先欢呼起来——


“新年快乐!!!!!”


接着大家都笑起来,人声渐渐大起来,周围一片喧哗,相互道贺,连烟火的响声都被盖下去了。


这就是新年啊。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吃点饺子,说点没所谓的话,给小孩子发红包压岁,一起放鞭炮……


——
趁着周围一片闹腾,梅长苏这个时候才凑到萧景琰边上,笑眯眯地回了他一句:


“新年快乐。”


最后一声烟火炸起来的时候,萧景琰又吻了他一下。

评论

热度(331)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