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琰之玉,可攻苏(二)

K夫人家的猫:

二、


 


      短文 HE  设定戳前文


 



  从那天起,萧景琰就把白玉挂在了脖子上,白玉紧贴着自己的胸口,有时候它晃来晃去,会碰到隔着左胸膛在里面有力跳动的心脏。
  


七岁到十九岁,十二年的时间,那块白玉一直温暖着萧景琰的心。



  十九岁之后,萧景琰就把白玉摘下来了,和那颗没有送出去的珍珠一起,埋在了张扬欢愉的过往。



  一块冰冷得跟石头一般的玉确实不太适合继续待在离心脏那么近的地方。



  萧景琰第一次看见梅长苏的时候,突然便想起了那块被他刻意遗忘在角落里的白玉。



  白衣如云,君子如玉。



  或许这位苏先生的体温会比常人低些,就像那块白玉般,虽然温润,却是寒意彻骨。



  在以后夺嫡的漫长岁月里,萧景琰谨记着梅长苏的体寒之症,除了梅长苏第一次拜访靖王府外,任何他们二人相处之时,萧景琰都会把火炉放在离梅长苏最近的地方。



  忽略掉梅长苏莹白得有些病态的肌肤和靠近火光时微微发红的脸庞,再忽略掉两人偶然指尖相碰时自己有些悸动的心跳,萧景琰告诉自己,他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一个主君对待得力谋士的正确关心态度。



  所以当梅长苏突然晕倒时,他的主君靖王殿下手疾眼快地扶住了他。



  萧景琰一边厉声吩咐列战英去将晏大夫请来,一边打横抱起晕在自己怀里的人,大跨步朝内室走去。



  小心翼翼地把怀中这个看起来随时都会离开的人放在床榻上之后,萧景琰的理智才渐渐回笼,他有些懊恼方才失态的表现,可又不禁回味起软玉在怀的感觉,自己的指尖还残留着梅长苏的气息和温度,他有些眷恋地伸出手去触碰梅长苏略带苍白的脸庞。



  肌肤相触,不知是近日梅长苏的体寒之症好些了,还是自己有些发热,他发觉自己的苏先生比想象中要温暖一些,就像他也比自己想象中的轻一些。



  也许,梅长苏真的不是一块冰冷坚硬的玉石,而是一块温润暖心的白玉。



  “殿下,晏大夫来了。”列战英匆匆忙忙地闯了进来,打碎一室温情。



  萧景琰慌忙收回手,故作镇静地起身为晏大夫让座。



  晏大夫先是瞧了一眼梅长苏的脸色,而后十分嫌弃地瞥了一眼列战英,一抖袖子,“这么着急把老头子拉过来做什么,这臭小子只是晕了,又没犯病。”



  “让老夫瞧瞧这是怎么了。”晏大夫在床边坐下,执起梅长苏的手腕,闭目把脉,沉默了一小会之后,他又摸了摸梅长苏的胳膊和脸。



  萧景琰看着面前的晏大夫这般自然大方的动作,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偷偷摸摸的感觉对于耿直如牛的靖王殿下来说,确实不怎么好受。



  但他还是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一脸关切地问道:“晏大夫,苏先生这是……”



  晏大夫把梅长苏的手放回床上,又给他捏了捏被角,听到萧景琰的问话后就看向他,一脸的欣慰,“没事,死不了,就是最近有些累着了,再加上我的新药方起效了,这才突然晕了。”



  “苏先生旧疾未复发就好,”萧景琰长舒了一口气,“不知先生何时能醒来,晏大夫可还需要什么药材?”



  “药材倒不用了,江左盟的够老夫用了,”晏大夫摆了摆手,意味深长地说,“只是他确实需要休息了。”



  萧景琰也是那种一点就透之人,他一想,自己最近来苏宅确实勤了些,爽爽快快地朝着晏大夫作了一揖,“是景琰疏忽了,辛苦晏大夫照看苏先生,景琰在此谢过。”



  “照顾宗主本就是老夫之责,不知殿下为何要谢啊。”晏大夫笑得跟老狐狸一样狡诈。



  “呃……景琰的意思是,是……”萧景琰突然有些喘不上气来,大脑一片空白,像是被人戳破了内心最深处的不为人知也不想为人知的秘密,但也不过几须臾,他拿出了以往安慰自己时最有效的说法,“苏先生既奉本王为主君,景琰自当关心,晏大夫为苏先生劳累,当得起景琰之谢。”



  晏大夫懒得指出他话里百出的漏洞,站起身来自顾自地捋了捋胡子,“老夫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他朝着靖王殿下行了一礼,“还望殿下不要怪罪,只是宗主只怕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殿下还有诸多政事要办,不妨先回府吧。”



  萧景琰犹豫了片刻,“那本王就不打扰了,若是先生醒来,还望晏大夫一定要通知本王。”
  “这是自然,”晏大夫长揖一礼,“殿下慢走。”



  密室的门缓缓合上,靖王府、苏宅,两个融合在一起的世界再度分开。



  萧景琰回到靖王府里自己的书房,找到那个尘封已久的木盒,他在木盒前站了很久,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拿起布满灰尘的木盒,手有点发颤地打开它,映入眼帘的是一颗仍然光华流转的珍珠和一块仍然发出温润玉光的白玉。



  不同于它的暖人心意的光芒,萧景琰命物的触感是冰冷的。



  萧景琰将它拿了出来,握在手心,冰冷的白玉硌得手生疼,那凉意直直的穿透人心。



  萧景琰突然有些想哭,以前小殊还在时,白玉从来没凉过,以前他遇到小殊之后,心也从来都是火热的。



  而现在,他,等不来自己的命定之人去温暖自己的命物了,所以他要开始学着自己去温暖方寸之地,自己的和梅长苏的。



  白玉和珍珠分开了,这是萧景琰从来没想过的事情,自从遇见那个自称“阴诡之士”的一介布衣之后,很多他以前以为永远都不会发生的事情都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就在漫不经心间,梅长苏彻底改变并且占据了萧景琰的生活。



  珍珠将继续留在萧景琰的过去,而白玉要重新回到萧景琰身上了。



  上天给不了的对影成双,他可以自己去抓住。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5)

  1. 幽若K夫人家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K夫人家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